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辣笔老兴的博客

心随笔走 花随笔生

 
 
 

日志

 
 

风筝拷问亲情  

2009-12-10 09:34:00|  分类: 2007年度以案说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姑父为侄女捡拾风筝时摔成植物人,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侄女的父母想一推了之。那么,孩子姑父的损害真的就无人买单了吗?

风筝拷问亲情

 姑父母带着亲侄女放风筝,为了捡拾风筝,姑父从一简易棚顶上摔了下来成了植物人。由于没有他人在场,见闯下大祸后,对孩子的姑父是主动、自愿的,还是应侄女的要求去拾风筝的,双方为了规避自己的责任,相互间打起了太极拳,并反目成仇,闹上法庭。那么,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有情况下,孩子姑父的损害真的就无人买单了吗?对此,江苏省徐州市的二级法院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捡风筝  摔成植物人

现年36岁的林丹青是江苏省徐州市人,其妻王爱华与王建军是亲兄妹。王爱华与王建军兄妹感情很深,各自成家后相互间多有走动,特别是哥哥王建军年仅四岁的女儿王雨霏聪明伶俐,俏皮可爱,深受姑父母林丹青、王爱华的喜爱,常常将她带出去嬉玩。

2005年3月13日上午,林丹青与妻子王爱华又来到哥哥王建军家串门。下午,林丹青与妻子王爱华吃过饭后,带着侄女王雨霏在王建军家附近放风筝。正当王雨霏玩得起劲时,一阵大风将风筝刮落到附近的徐州某工厂的一个简易棚顶上,风筝线又被玻璃钢瓦的缝隙卡住,不管怎么拽都无济于事。见此情景,林丹青二话没说便爬上棚顶去取风筝。

可是,谁也没想到,悲剧瞬间发生了。

当林丹青爬到棚顶之后,棚上的玻璃钢瓦突然断裂,林丹青头部朝下摔落到地上,口鼻出血,不省人事。正在家收拾家务的王建军与妻子丁香枚闻讯后立即赶到事故现场,与妹妹王爱华一起将林丹青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七医院抢救。

可是,由于林丹青摔下时是头部着地,经医院诊断为特急特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伤情很重,经医院全力抢救,林丹青的生命虽然保住了,却一直未能醒过来,最终处于植物生存状态,不能辨认、控制自己的行为,成了一名植物人。后经林丹青的利害关系人的申请,林丹青被法院宣告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起纷争  亲情大裂变

林丹青成了植物人,意味着对林丹青的治疗、护理将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和精力。可是,林丹青、王爱华家庭属于工薪阶层家庭,林丹青因单位效益较好,成了家中顶梁之柱。如今,林丹青出了事,家中便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加之抢救、治疗林丹青,又花去了巨额医疗费,已是负债累累,陷入了困境,只能靠林丹青的母亲李玉芬的接济勉强支撑着。李玉芬想想这可不是长久之计,她认为自己的儿子是应王建军女儿王雨霏的要求捡拾风筝的,王雨霏为受益人,应给予林丹青一定的经济补偿,而王雨霏为未成年人,王建军、孟宪宏作为王雨霏的监护人应承担支付责任。

可是,王建军、孟宪宏的家境并不宽裕,王建军单位的效益一般,而孟宪宏无业在家,全家的生活就靠王建军的工资维持着,他们不是不想帮妹妹度过难关,只是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这么做。因此,他们为了规避自己的责任,提出是林丹青自己主动、自愿的,根本不是应自己女儿要求捡拾风筝的,他们不应承担任何责任,从而拒绝了林丹青母亲的要求。

王建军、孟宪宏夫妻俩的态度让王爱华很伤心,也让林丹青的母亲李玉芬十分的气愤,原有亲情也土崩瓦解了。王爱华守望着身边病重的丈夫,想想那边又是自己的亲哥哥,自己夹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得默默忍受着。可是,李玉芬却忍无可忍,在与王建军夫妻俩多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撇开儿媳王爱华,以林丹青为原告,自己为监护人的身份来到法院,以王雨霏作为受益人,应给予林丹青一定的经济补偿为由,将王雨霏的法定代理人王建军、孟宪宏推上了被告席,请求法院判令王建军、孟宪宏支付各种费用合计183395元的40%。

谁买单  答案各不同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法律规定,不履行法定义务的,权利人可以要求义务人履行。林丹青以王建军、孟宪宏作为受益人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其承担补偿责任,主要依据的是林丹青为王建军、孟宪宏的女儿王雨霏捡拾风筝时从高处摔下受伤的事实,则林丹青应当举证证明该事实。综合本案的证据来看,林丹青提供证明自己摔伤事实的证据仅为两名证人证言,由于二人均非目击证人,向法庭所作陈述均系传来证据,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王建军、孟宪宏又予以否认,本院无法采纳。对本案所涉及的风筝所有权人不能查明,林丹青是否应王雨霏的要求捡拾风筝也无法认定,因而林丹青受伤一事的起因无法确定。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王雨霏是受益人,要求两被告承担责任依据不足,其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2007年1月9日,法院依据法律的有关规定,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决驳回了林丹青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林丹青不服,向徐州中院提起了上诉。在上诉中,林丹青提出自己是应王建军、孟宪宏的小孩要求上棚顶取风筝,是为王建军、孟宪宏小孩的利益而受伤,因此受伤后王建军、孟宪宏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林丹青母亲在二审期间,提供了徐州某工厂门卫徐某的证人证言,该证人证明“听王爱华说林丹青是给王雨霏拿风筝摔下来的”,证明林丹青摔伤的事实是为王雨霏取风筝所致。王建军、孟宪宏质证认为事发时证人并不在现场,不能证明证人是现场目击证人。

对林丹青的上诉,王建军、孟宪宏进行了答辩。他们说:“我们家的小孩没有要求林丹青上棚顶取风筝,是林丹青自己执意上棚顶取风筝,因此造成的伤害我们不应承担责任。”

为查明本案事实,二审期间,法院传唤了林丹青的妻子王爱华到庭。王爱华当庭陈述:“我和王雨霏都没有让林丹青去拿风筝,是林丹青自己执意要去拿的。”这让李玉芬怎么也想不明白,王爱华为什么要这么说。

那么,林丹青要求王建军、孟宪宏给予补偿是否有依据?

徐州中院经审理后认为,为维护他人合法权益而使自己受到伤害,在没有侵害人的情况下,可以根据受益人受益的多少及其经济状况,责令受益人给予适当补偿。双方当事人是亲戚关系,现场又没有其他人证,因此有关真实的情况只是存在于当事人内心,愿不愿意讲出真情是良心上、道德上的问题,但人民法院裁判案件,只能依照证据来认定事实。从林丹青所举证据看,尚不足以证实是应王雨霏要求拾风筝,但从常理分析,林丹青带孩子放风筝,目的是带孩子玩耍,风筝的价值虽然很低,但对孩子来讲,不能以玩具价值的多寡衡量孩子对玩具的珍视程度,因此林丹青取风筝的出发点是善良的,目的也是明确的,应当视为是为孩子的利益,故,无论是林丹青主动、自愿去拾风筝,还是应王雨霏的要求去拾风筝,对于林丹青摔伤,王建军夫妇应适当承担责任。由于林丹青是成年人,王雨霏是未成年人,因此林丹青本人应有充分的安全意识,对于其受伤,即使是应孩子要求,也应由其本人自负主要责任。综合考虑上述情况及王建军夫妻的经济能力,本院酌定王建军夫妻适当补偿林丹青经济损失20000元。这样处理有法律依据,也符合社会善良风俗。作为王建军夫妻,即使不考虑法律规定,从案情从发、从别人本意是为自己孩子受伤出发,也应当接受这样的处理结果。

2007年5月17日,徐州中院依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53条第1款第(2)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42条之规定,作出终审判决,判决撤销一审民事判决,改判王建军、孟宪宏补偿林丹青20000元。

(文中人名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