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辣笔老兴的博客

心随笔走 花随笔生

 
 
 

日志

 
 

窃电硕鼠触“电”记  

2009-12-17 09:21:03|  分类: 2003年度以前法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窃电硕鼠触“电”记

    2002年8 月20日,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窃电大案。因窃电被判刑坐牢的,在现实生活中是极少的,该案也是该院审理的第一起窃电案,因此,该案的审理引起了人们的极大的关注。

    本案的角色共有三人。姚德平、姚德和弟兄二人出生于福建省福清市的一个农民家庭,因家境贫寒,二人初中毕业后便辍学回家,踏着父辈们的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弟兄二人中哥哥姚德和还算本份,虽身在大山中,但凭着自己一身的苦劲,也能养家糊口。生活虽说清苦了点,但一家人在一起其乐也融融,对此,他已感到很满足了,从未奢望过这辈子能走出大山,更不会想到自己这辈子还会沦为被人唾弃的罪人。弟弟姚德平与姚德和就不一样了。他不但头脑比姚德和精明,而且心也比姚德和大。他不愿意囿于封闭的小山村中,他常常对自己说:“这样下去,怎么能干一番事业呢?我一定要跳出‘农门’,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决不能象父辈们那样终身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于是,他背着一身简单的行囊走出大山,开始了他的闯荡生涯。

    但现实是严峻的。几年的折腾,姚德平始终未能遂愿。1995前初,他又漂泊到镇江市,在大港镇某村的一窑厂谋到了一份苦力活。工作虽然艰苦了点,但收入还不错,并有了一个落脚点,姚德和便在这里留了下来。不长时间,他发现大港镇一带的窑厂较少,大港又刚刚被确立为镇江的经济开发区,城镇的建设步伐较快,对砖、瓦的需求一定很大,他觉得这是一会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便萌发了自己当老板的念头。于是,他边干边学,在掌握了一定的管理经验后,决定将自己的梦想付诸现实。

姚德平清楚地知道仅凭自己的实力想当老板谈何容易。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借”大家的钱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几个月后,姚德平先从大港镇该村将窑厂承包下来,然后,在他的游说下,由十几个在一起打工的福建老乡,以股份制的形式共同出资,成立了大港某建材厂。顺理成章,姚德平成了法人代表,全面负责工厂的生产经营,实现了自己当一个老板的愿望。建厂初期,厂的效益较好,经营业务较多,姚德平一人实在忙不过来,就想找一个帮手。可是,无论找谁他都不太信任,于是,他想到了还在家中务农的哥哥姚德和。姚德和拗不过弟弟的劝说,将自己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点积蓄参了建材厂的股份,以股东的身份帮助弟弟管理生产,共同经营着该厂。

本案中还有一个角色,名叫王光辉,他是姚德平的老乡。由于窑厂的用电量都是很大,必须有专门人负责用电管理。王光辉在老家时,曾干过一段时间的电工,姚德平于是就将其聘用为该厂的电工。就这样,三个角色走上了同一舞台,日后成了一窝窃电的硕鼠。

    刚开始,厂里的效益很好,姚德平抓住机会,着实发了一大笔财。可是,到了九十年代后期,大港镇一带又突然冒出了好几家窑厂,为了争得市场份额,大家都打起了价格战,市场竞争一下子激烈起来,姚德平的窑厂自然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厂的效益直线下滑,姚德平、姚德和弟兄二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也试图采取措施,阻止效益下滑,可是,他们清楚地知道,要想提高效益,只能降低价格,这也就意味着必须降低成本。可是,建材厂加工的半成品砖坯和瓦坯是由农民工苦力制成的,价格本身就低,已没有降低的余地,一时间又拿不出其他好的方法,看着自己多年的心血一天天地损耗下去,弟兄二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就在他们走投无路之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们萌发了谋取不义之财的欲望。

一天,一个捡破烂的老头捡破烂捡到了建材厂,见姚德平正在厂里巡视,猜想这一定是个老板,便拿出几根金属条,凑上前去:“老板,我这儿有几根金属条,你要不要?”“去你的,我要金属条干什么。”姚德平不耐烦地要将老头赶走。“我这个金属条可发用来偷电。”老头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佯装转身离去。

“偷电!”姚德平用手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头脑,自言自语道“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姚德平急忙把老头叫了回一来。二人经讨价还价,最终姚德平花了几十元钱,从老头手中买下了三根金属条。

姚德平知道哥哥陈忠仁的胆子较小,只能慢慢开导。晚上,姚德平特意让厨房备上一些丰盛的菜肴,和哥哥姚德和对饮起来。酒过三巡,姚德平叹起了苦经:“如今生意难做,要是再不想办法,要不了多长时间,不要谈赚钱,就连我们的血本也要赔尽了。”

“你一定得想个办法,”姚德和一把抓住姚德平的手,绝望地说道:“那可是你哥嫂一辈子的血汗钱,万万赔不起啊。”

姚德平拍了拍哥哥的肩膀,安慰道:“哥,你放心,我就是倾家荡产,也绝不让你吃半点亏。”姚德和瑞酒杯,一饮而尽,继续说道:“其实办法还是有一个,只是……”

“什么办法?说出来听听。”姚德和见弟弟卖起了关子,就催促他快说。

“要想提高效益,只有降低成本。我已同供货的人商量了,砖坯和瓦坯的价格肯定下不来。但我们厂每天的用电量很大,如果把用电量降下来,成本也就降下来了。”

“降低用电量?”姚德和满脸疑惑:“生产不搞呢。”

“我们可以偷点电,省点电费。”

“偷电!能行吗?”

“你放心好了。现在小到居民,大到企业,都存在偷电现象。再且,电与钱、物是不一样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至于你用了多少电,只能从电表上显示出来,而实际上你有没有用电,用了多少电,是没有人知道的。到时供电部门来查,只要电表上查不出问题,他们是没有办法的。

弟弟的一番“开导”,姚德和觉得有点道理,心想也只能这样了,也就没有表示反对。

姚德平见哥哥不表示反对,第二天找到王光辉,说道:“最近厂里效益不好,我们准备偷点电,你是搞电工,帮我们想想办法,千万不能让别人看出破绽来。”

身为电工的王光辉虽然知道偷电是违法的,但想到姚德平弟兄二人对自己不错,觉得自己应当知恩图报,也就答应了姚德平的要求。

主意既定,说干就干。第二天,三人来到配电房,只见王光辉熟练地将三根银质导线插进电能表的A、B、C三相电流接线孔中,然后拍拍手,说:“好了。”

“就这么简单,能行吗?”姚德平弟兄二人有点诧异。

“这样可以使计量电流产生分流,电流不能全部进入电能表,从而降低电能表的示数。这种方法在电表上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至于能降低多少示数,等今天试验下来就知道了。”

到了晚上停工后,他们将电表示数与往日的电表示数对比后,发现在相同的用电情况下, 电能表的示数减少了近一半。测算下来,三人觉得这种方法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于是就决定由王光辉按此进行偷电。

这样,从2000年5月起,他们就开始大肆在进行偷电活动。每天开工时,王光辉就将银质金属导线插入电能表的接线孔中,然后就守在配电房旁守护。晚上停工后,王光辉再将金属导线拆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一个月下来,建材厂的电费一下子就降下几千元。这时,他们心中又忐忑不安起来,生怕被供电部门看出破绽。

十几天过去了,整日提心吊胆的姚德平弟兄二人见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认为供电部门没有发现他们偷电的事,胆子又大了起来,吩咐王光辉大胆地干。

其实,供电部已经注意到了建材厂的反常情况。一个单位因生产情况临时出现了变化,偶尔出现用电反常现象也属正常。因此,供电部门善意地认为建材厂的用电情况也属正常。可是,接下来的几个月,建材厂的用电量是有减无增,而且下降的幅度很大,这一不正常的反常现象引起了供电部门的高度注意,他们料想建材厂很可能存在偷电现象,就决定上门进行检查。

2001年4月份,供电部门到建材厂进行了检查,可是没有能发现任何偷电的证据,无奈之下,为了防止建材厂再偷电,只能将配电房的门锁换掉。

供电部门的检查后,姚德平弟兄二人丝毫未受到一点震动,相反,他们认为供电部门是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了。他们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锁门,我就爬窗户。翁寒兴每次就从窗户爬进去,继续着他们的犯罪行为。

供电部门采取措施后,见建材厂的用电量还是没有回升的迹象,不知道问题的症结在什么地方。为了彻底查清事情的根源,他们决定对建材厂进行突击检查。姚德平他们见供电部门刚刚检查过,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再来检查,也不放松了警觉。

6月16日上午,王光辉将偷电的装置安放后,就在配电房外溜达。突然,供电部门检查人员从天而降,打了建材厂一个措手不及。王光辉见事已败露,拔脚就跑。姚德平、姚德和二人也闻风而逃了。

供电部门打开配电房检查,果然发现了建材厂用于偷电的装置,遂立即向公安部门报了案。公安部门接到报案后,立即进行侦查,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并于7月3日将姚德和抓捕归案。

2002年8月1 日,镇江市大港地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姚德和犯盗窃罪,向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0年5月至2001年6月间,被告人姚德和伙同其弟姚德平、厂电工王光辉采用三根银质导线插入电能表A、B、C三相电流接线孔,使计量电流产生分流不能全部进入电流表的方法进行窃电。经市供电局鉴定,此方法能使电量损失45.24%,其共计窃电35495度,折合人民币30525余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姚德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秘密手段窃取国家电力,数额巨大,其行为己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姚德和犯盗窃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姚德和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主动交待全部犯罪事实,并退出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

法院依据法律的有关规定,当庭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姚德和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罚金20000元。

姚德平、王光辉负案在逃。但终究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文中人名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