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辣笔老兴的博客

心随笔走 花随笔生

 
 
 

日志

 
 

恋人分手后,同居期间财产如何分割?  

2009-12-04 19:02:36|  分类: 2009年度以案说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今社会,男女同居生活,以及因关系不和要求解除同居关系的,已经司空见惯了。同居与结婚相比,除了少了一纸结婚证书外,并没有什么区别。我国夫妻财产实行的是婚后所得共同共有财产制。那么,同居期间财产是共同共有还是按份共有呢?一起同居男女要求分割同居期间购买的房屋所引发的纠纷,提出一个现实的法律问题——

恋人分手后,同居期间财产如何分割?

一对恋人在同居期间共同出资购买了一套高档住房,领取了房产证,并将两人登记为共有人。谁知,两人尚未步入婚姻的殿堂,就分道扬镳了。分手后,两人围绕共同出资购买的房屋应当如何分割,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并将官司打到了法院。出资较多的女方认为,同居期间的财产为按份共有,房屋应当按双方出资的比例进行分割;而出资较少的男方则提出,同居期间的财产为共同共有,不论双方出资多少,房屋应平等分割一人一半。那么,双方共同出资购买的房屋,应当如何分割呢?

同居男女   共同出资买房

现年56岁的傅雪梅是江苏省无锡市人。2005年底,经人介绍,傅雪梅与长自己7岁的贺青松认识。傅雪梅与贺青松虽说都已年过五十,但两人的激情并不亚于年轻人。经短时间的相处,两人由相识、热恋,很快便同居在一起。

2006年4、5月份,傅雪梅与贺青松经过商议,决定共同出资购买一套新房,作为两人共度余生的爱巢。傅雪梅经济条件比较殷实,而贺青松则显得有些窘迫,但这些并没有成为两人交往的障碍。傅雪梅心想,只要两人能真心相爱,经济条件并不重要。于是,由傅雪梅出资64.8万元、贺青松出资18万元,两人共同出资82.8万元,在某花园式小区购买了130余平方米的高档房屋一套及近27平方米的汽车车库一间,并进行了房屋产权登记。房屋产权证上登记的所有人为傅雪梅,共有人为贺青松。

拿到房屋钥匙后,傅雪梅与贺青松便对房屋及车库进行装潢。为了买房,贺青松已倾尽全部积蓄,傅雪梅便主动提出所有的装潢款都由她承担。为此,傅雪梅又拿出18.3万元对房屋及车库进行了精装潢。

装潢后,傅雪梅与贺青松高高兴兴地搬进了新居。住进宽敞、明亮的新房,过着舒适、安逸的生活,应该是十分开心的事。可是,贺青松想到老母亲却蜗居寒舍,觉得很愧对母亲,便想把母亲接到身边与自己同住,可又担心傅雪梅不同意,也就没有向傅雪梅张口提及此事,只是心里总是泛起阵阵酸楚。为此,贺青松决定找个合适的机会,探探傅雪梅的口气。

一天晚上,傅雪梅与贺青松共进晚餐。只见坐在餐桌对面的贺青松长吁短叹,几次欲言又止,傅雪梅便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出来,说不定我可以为你分担。”

“我母亲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现在一个人住,我很不放心。”贺青松顿了顿,嗫嚅道:“我想把母亲接来一起住,你看可以吗?”

傅雪梅没有想到贺青松突然给自己出了一条这样的难题,把自己陷入了两难境地,答应也不是,拒绝更不是。不过,傅雪梅想了想,觉得作为子女,孝敬父母是应该的,也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与贺青松的感情,便答应了贺青松的要求。

傅雪梅与贺青松毕竟没有领取结婚证,贺青松将母亲接到新房后,傅雪梅在贺青松的母亲面前总感到十分的拘谨。因此,傅雪梅最终决定让贺青松和母亲住在新房,自己则另住他处,只是偶尔去新房与心上人居住在一起。虽说不常同住,但对贺青松的关心、对贺青松母亲的照顾,傅雪梅算得上尽心尽力了。只是由于工作较忙,傅雪梅与贺青松及其母亲难免会产生一些误解,加之缺少必要的沟通和交流,双方误解越积越深,矛盾也越来越大,严重伤害了两人的感情。只是碍于贺青松的母亲,双方一直隐忍着没有发着,直到贺青松母亲去世。

分道扬镳     房屋如何分割

2009年5月的一天晚上,也就是在贺青松母亲去世后不久,对贺青松感到彻底失望的傅雪梅,决定结束与贺青松的关系,便要求贺青松从新房搬出。为解决贺青松的居住问题,傅雪梅提出在某小区买套房屋给贺青松居住。贺青松见傅雪梅准备为自己购房的住房,虽说是新的房屋,但地点较偏,价值只有28万多元,自然是不同意。傅雪梅没有办法,又提出在市中心买套二手房给贺青松居住,贺青松认为是二手房,还是不同意。

傅雪梅因无法满足贺青松的要求,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贺青松很悠闲地住在新房里,郁积在胸中的火却无法发出,感到十分的苦恼。傅雪梅也曾多次与贺青松商谈,希望两人能好聚好散,可最终都是不欢而散。面对贺青松“霸占”房屋的行为,傅雪梅感到束手无策。在多次努力无果后,傅雪梅决定通过法律的途径,将贺青松赶出房屋。于是, 2009年6月25日,傅雪梅来到法院,一纸诉状,将贺青松推上了被告席。

法庭上,傅雪梅说:“我与贺青松于2006年4月各自出资共同购买了131.76平方米的房屋及26.83平方米的汽车库,共计购房款82.8万元。购房时,我出资64.8万元,贺青松出资18万元。房屋购买后,由我出资进行装修。现双方由于矛盾无法继续共有房屋,因此需对共同购买的房屋析产分割,因双方对房屋的分割多次协商无法达成一致,只能起诉至法院。我请求法院依法按出资比例析产分割我与贺青松按份共有的房屋及汽车库;判令该房屋析产后归我所有,并判令贺青松即时办理析产分割过户手续。”

对于傅雪梅的起诉意见,贺青松却嗤之以鼻。他说:“我与傅雪梅系同居关系。关于诉争的房屋及汽车库,产权证上,我属于唯一共有人。双方未签订过任何形式的按份共有契约或协议,房产证上也没有对双方拥有的份额进行划分。对房屋的分割,双方未进行协商过,只是在2009年5月19日,傅雪梅突然通知我限我一个月搬出。对于房屋及车库的析产分割,我应拥有房屋一半的产权。此外,我因无其他的房屋居住,不同意房屋归并给傅雪梅。”

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对于诉争房屋及汽车库,包括装潢的价值,傅雪梅与贺青松双方一致同意按80万元的价值进行分割。傅雪梅提出不管判决或调解,诉争房屋及汽车库的产权归并给她所有,她愿意一次性给付贺青松房屋归并款30万元。对此,贺青松不同意,也不同意拍卖或对该房屋进行竞价。

按份共有   法院一槌定音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我国物权法规定,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按份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享有的份额,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出资额确定;不能确定的,视为等额享有。本案中,傅雪梅与贺青松对诉争房屋及汽车库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双方之间也不具有某种法律上认可的如夫妻关系、家庭成员关系等特殊的共同关系,故双方对上述共同出资购买的房屋不构成共同共有,属于按份共有。双方对享有的份额没有约定,按出资额来确定。当时房款为82.8万元,傅雪梅出资64.8万元,占78.26%,贺青松出资18万元,占21.74%。故傅雪梅对上述双方共有的房屋享有78.26%的份额,贺青松享有21.74%的份额。

我国物权法又规定,按份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按照其份额享有所有权。共有人对分割共有财产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按份共有人可以随时请求分割。共有的不动产或动产难以分割或者因分割会减损价值的,应当对折价或者拍卖、变卖取得的价款予以分割。

本案中,傅雪梅对诉争房屋及汽车库享有78.26%的份额,故傅雪梅有权要求分割自己的份额。由于该房屋属于不动产,难以具体分割,故只能对其进行折价或拍卖、变卖,取得的价款予以分割。拍卖、变卖必须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进行,但贺青松不同意拍卖、变卖,也不同意双方竞价,故只能将上述房屋归并,由取得财产所有权的一方支付另一方归并款。

傅雪梅对上述双方共有的房屋,出了大部分资金,占有了该房屋的绝大部分份额,傅雪梅也同意支付贺青松30万元归并款,故对傅雪梅要求将房屋归并给她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2009年9月23日,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九条、第一百条的规定,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诉争房屋及汽车库归并给傅雪梅所有;傅雪梅于支付贺青松归并款30万元。

法官说法:

本案系一起因同居财产分割纠纷引发的官司。我国只是对夫妻离婚后财产如何分割作出了规定,而对于同居期间的财产如何分割,并没有明确规定,由此造成了对同居期间的财产如何分割,一直未有定论。

司法实践中,对于同居期间的财产分割,唯一的依据就是最高人民法院的一条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在1989年11月21日作出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10条规定: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时,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同居生活前,一方自愿赠送给对方的财物可比照赠与关系处理。这也就成了法院审理分割同居财产案件时所遵行的基本原则。同居期间的财产分割,类推适用夫妻财产的分割规定,按一般共同财产处理,便成了一条司法惯例。

2007年3月16日,我国颁布了《物权法》,并于当年10月1日实施。《物权法》第103条规定: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该条规定,虽然不是针对同居期间财产分割作出的规定,但是,物权法的颁布实施,使司法实践中对于同居财产的分割惯例受到了质疑、抛弃,最终将被彻底否定。家庭关系,一般指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关系,这些关系都是得到法律肯定和认可的,而同居关系是被法律完全否定的,自然不属于家庭关系,同居期间的财产分割,也就不能再类推适用夫妻财产的分割规定,按一般共同财产处理。

对此,有关法律人士指出,同居的财产分割与夫妻的财产分割具有很大不同。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夫妻财产系法定共有,离婚时自然分割,除非有反证;而同居财产是谁的就是谁的,除非有反证才能分割。本案中,傅雪梅与贺青松共同出资购买房屋,并将两人登记为共有人。虽说两人并没有就双方享受房屋权利的比例作出任何约定,但是,由于两人不具有法律上的家庭关系,他们的财产自然不能成为共同共有,而应为按份共有。按份共有的比例,虽然双方没有约定,但双方出资比例十分的清楚,法院按出资比例进行分割,无疑是正确的。

针对同居财产分割纠纷居高不下,有关人士提醒:在非婚姻状态下,同居者分割财产时,解决纠纷的最好办法,就是避免出现纠纷。如果在同居开始时,双方就对财产的所有权进行约定,很多日后的纠纷就可以避免。虽说在两人感情好时,这么做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但是与可能会因为权益不清而导致的尴尬和伤害相比较,两个人理智地进行约定还是值得的。

                    (文中人名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