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辣笔老兴的博客

心随笔走 花随笔生

 
 
 

日志

 
 

公益性公园,安全谁负责?  

2009-12-07 11:01:57|  分类: 2008年度以案说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益性公园作为一项惠民工程,正受到各地政府的大力推崇,全国各地的公益性公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公益性公园因具有开放性和无偿性,在给广大民众带来便利和实惠的同时,也给公园的管理和安全保障带来了隐患,由此引出一个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公益性公园的安全责任,应由谁来负责?一起发生于公益性公园内小孩溺水而亡引出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给人们带来了警示——

 公益性公园,安全谁负责?

 一群小孩结伴到当地的一座开发式、公益性公园游玩,并私自入河游泳,其中一名小孩不慎溺水死亡。小孩父母便以公园管理者未尽到必要的管理义务及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为由,将公园的管理者告上了法庭。那么,作为公益性公园的管理者,对在公园内发生的人身损害,要不要承担赔偿责任呢?2008年10月9日,随着法院判决生效,一个意想不到的判决结果,从司法上对公益性公园管理者的责任给出了答案。在全国各地致力于建设和推广公益性公园的今天,该案的判决具有现实意义和法律意义。

公益公园内  孩童游泳溺水死亡

现年37岁的董学文与31岁的李倩是江苏省江阴市临港新城开发区的一对普通夫妻。独生子董小明出生于1994年12月,聪明伶俐,乖巧懂事,成绩优秀,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尽情地享受着父母的宠爱。

2007年5月19日,对董学文、李倩夫妻来说不啻是个灾难性的日子。这天,正好是星期六,董小明没有上学,和同学约定下午出去玩。中午12点多,天空晴朗,太阳高挂,直射的阳光已经很炽热,让人们感到了夏日的热烈和张扬。董小明早早做完作业,匆匆扒完最后一口饭,便和父母道别,与其他七名同学相约来到江阴临港新城的望江公园游玩。临行前,李倩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贪玩,特别是危险的地方不要去,早点回家,妈妈做好吃的给你。”“知道了。妈妈,你放心好了,我玩一会儿就回来。”董小明搂着妈妈的脖子,撒了撒娇,便高高兴兴地出了门。谁也没有想到,这竟是儿子与父母的最后一次道别。

望江公园由临港新城投资建设的一项惠民工程,于2007年1月正式对外开放,是一座集自然景观、生态风貌、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园林式公园,对广大市实行免费开放,是一座开放式、公益性公园。2007年2月10日,为了便于公园的管理和维护,临港新城港口办事处(以下简称港口办事处)与陆建林签订了望江公园租赁经营管理协议一份,约定:港口办事处将望江公园资产全部租赁给陆建林管理、经营,港口办事处享有望江公园的所有权和监督权,陆建林享有经营权和管理权。双方还约定:港口办事处以零租金将望江公园的资产出租给陆建林15年,承租期从2007年1月28日起至2022年1月28日止,承租期内,公园所有的维护管理费用由陆建林负责。

望江公园分成南区和北区,以自然山水为主景,有碧水小岛、疏林草地、亲水休闲等八个主题景观区。园内的水体面积超过百亩,南区和北区的河面靠近岸边的几处设有“严禁游泳,后果自负”的警示标志,标志均是单面有警示标志的,其中在望江公园南区游乐场的河边设有醒目的“严禁游泳,后果自负”的警示标志。

董小明与同学们先到望江公园南区的游乐场游玩,并在游乐场旁边的河里游泳。下午二点钟左右,他们又来到望江公园的北区玩,从小木桥上跳入河里游泳。这里的小河实为浅水滩,水深在一米左右,董小明与同学们都觉得这是戏水的好好地方,于是,他们在水中尽情的戏水,打闹,谁也没有注意到身边发生的事情。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有同学突然发现董小明沉入水底,一直没有浮出,同学们便一涌而上,将董小明捞起。可是,任凭同学们怎么呼唤,董小明就是没有任何反应,手一松,董小明又沉入了水底。一看这样的情况,同学们都慌了,立即大声呼救。同学们声嘶力竭的呼喊声立即引来了正在园内漫步的旅客,他们冲入河内,协助同学将董小明捞起,只见董小明脸色惨白,嘴唇发紫……

董小明被捞起后浑身湿漉漉地被平放在地上,已没有任何生息迹象。闻讯赶来的父母望着躺在地上的董小明,惊得目瞪口呆,几乎昏厥过去……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抱起孩子奔向医院,请求医生一定得救救他们的小孩。在采取了各种抢救措施后,医生不无遗撼地告知,董小明已经死亡。

董小明才12岁,上小学六年级,是父母的全部希望所在,瞬间说没了就没了,飞来的横祸,使董小明的父母悲痛欲绝。母亲李倩当场晕倒过去,父亲董学文则抱着董小明大声痛哭。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董学文夫妇因陷入了极度的悲痛之中。次日,在与公园商议处理董小明溺亡事故中,还是由董学文夫妇的亲属徐刚代表死者方与望江公园管理处签订了《约定书》,约定双方于2007年5月24日下午1点在望江公园办公室协商处理,望江公园管理处先于当天下午暂付2万元给死者家属作为处理丧事费用,待丧事处理完毕后,再进行协商解决。

无人担责任  闹上法庭互不相让 

2万元的经济补偿,虽说可以给处于极大的精神痛苦中的董学文夫妇带来一丝安慰,但饱受失子之痛的他们难抑悲戚,常常以泪洗面,令周围的人十分同情。在处理完儿子的丧事后,董学文夫妇多次向港口办事处提出处理儿子溺亡事件,但终因双方差距太大,致使协商无果。2007年7月13日,董学文夫妇一气之下,一纸诉状,将港口办事处推向了被告席。审理中,法院根据董学文夫妇的申请,追加陆建林为本案共同被告参加诉讼。

在开庭审理中,董学文、李倩夫妇陈述道:“ 2007年5月19日下午2点17分,我们的儿子董小明与七名同学在望江公园内游玩时落水身亡,同年5月20日,我们的亲属徐刚代表我们与港口办事处下设的望江公园管理处签订了《约定书》,约定双方于2007年5月24日下午1点在望江公园办公室协商处理,望江公园管理处先于5月20日下午暂付2万元作为处理丧事费用,待丧事处理完毕后,再进行协商解决。协议签订后,望江公园管理处即支付了丧葬费2万元,但当我们按约于5月24日下午前去要求协商解决死亡赔偿事宜时,港口办事处却推托拒绝。经查,江阴临港新城管理委员会系望江公园的建设单位,而港口办事处系望江公园的管理单位,望江公园内的日常管理事务由港口办事处及其下设的望江公园管理处负责。望江公园内死者落水死亡的小河事发时无醒目警示标志,且无安全防护措施,董小明及其他七名学生在该园内小河边玩耍两个多小时,未受到望江公园管理处任何管理人员的发现、劝告和阻止。”据此,董学文、李倩夫妇认为,江阴临港新城管理委员会建设开发了望江公园供市民游玩,作为管理单位的港口办事处就应对公园内可能造成人身损害的建筑、设施、场所等尽足够的防护、管理义务。对于公园内裸露的小河,更应该注意、防止有未成年人游泳或戏耍时导致落水,理应树立足够醒目的警示标记和安全防护设施;既然设立了管理处,更应该派管理人员巡逻、防护、管理。现望江公园内小河在事发时无醒目警示标志和无安全防护措施,明显存在安全隐患;而港口办事处下设的望江公园管理处在管理过程中又存在严重失职的过错行为,其管理形同虚设。本案事发地点正对着管理处的大门,但包括死者在内的八名未成年人在小河边玩耍了两个多小时竟然未引起任何管理人员的发现、劝告和阻止,望江公园管理处显然存在管理不善的过错。港口办事处及公园管理处的不作为导致发生本次落水死亡事故,理应对我们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为此,董学文、李倩夫妇请求法院判令支付死亡赔偿金28万余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

港口办事处作为公益性公园望江公园的管理者,被推上被告席,感到非常的委屈。法庭上,他们首先对董学文、李倩夫妇失子之悲痛表示非常同情,阐明了他们对董小明不幸溺水死亡事故的发生极为重视,在事发当天和次日,即指派职能部门协助公安机关、综合治理部门进行协调处理,并在事故责任未认定的情形下,为了妥善处理好死者的后事,应急暂付2万元给了董学文夫妇,当时明确表示就相关的事故处理事项应协商解决为宜。后在各部门共同参与进行协商解决时,因董学文夫妇提出的赔偿理由和要求不客观而无果。然后,他们针对董学文夫妇的起诉,抗辩道:望江公园是江阴临港新城区域中一个开放式、公益性的公园,该公园无论在建设的总体布局,园内的公共设施都是合理、规范的,园内水塘四周均铺有环塘游园人行道、水塘边是浅滩,在1米之内的水深也仅40至50公分,即使行人不慎落水,水淹也超不过膝盖。且水塘四周的水面在公园建成开放时都立有多块十分明显醒目的“严禁游泳,后果自负”等警示标志牌。董小明及其他七名学生都是在校读五、六年级的学生,他们应当看到和认识“严禁游泳,后果自负”这块警示牌和上面文字的警告含义。法庭上,港口办事处特别指出:董小明并不是“游玩时落水身亡”,而是在小木桥上跳水游泳时不幸溺水死亡。他们认为酿成本起溺水死亡事故的直接或根本责任在孩子和孩子的父母。孩子的父母作为法定监护人应对孩子尽管教职责,而董小明与其他七名同学应该知道公园的水塘是禁止游泳的,小木桥是不能作游泳跳水台使用的道理。

港口办事处还提出,望江公园的经营管理的直接负责人和责任人是陆建林。望江公园自2007年1月28日起就由陆建林租赁经营管理,根据双方协议约定,陆建林既是管理公园的直接负责人,又是租赁经营公园的责任人。本起死亡事故发生在2007年5月19日,故涉及本起事故的处理事项,依法应找陆建林核实和协调处理。港口办事处是江阴临港新城的二级政府机构,只是从行政上对陆建林在租赁经营管理该公园的总体上进行监督指导,故港口办事处在本起死亡事故的实体赔偿上,不应承担责任。

陆建林作为被追加的被告,法庭上辩称:望江公园是开放式公园,不收费的,游客可自由出入。政府把公园租赁给本人管理,属于无偿管理,公园里到处设有警示标志,且有19个保安人员对公园内的花草、树木等进行监管、维护、保养等。小孩在小木桥上跳下水游泳、死亡,属溺水死亡,不是落水死亡。公园内多处设有警示标志,即已在合理范围内尽了安全保障义务。对董小明的死亡,本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一槌定是非  公园无错免除责任

这起涉公益性公园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立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法院对此也十分的重视,三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法庭上,双方围绕港口办事处和陆建林对董小明的死亡是否负有过错责任,及港口办事处和陆建林是否已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两大争议焦点,唇枪舌战,互不相让。

董学文、李倩认为,望江公园内设立的警示标志设计不到位,警示标志应是双面的,或在河对岸设置一个警示标志。但望江公园内的警示标志都是单面的,不醒目,站在桥上根本看不到警示标志。且8个小孩在河里游泳、憋气、跳水等,时间这么久,望江公园管理处的保安未尽到必要的管理义务。两被告未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

港口办事处则认为,望江公园是开放性、公益性公园。港口办事处对望江公园的管理,也是接受江阴临港新城管委会的委托对公园内绿化及设施的维护、保养、财产进行管理。为进一步管理公园,港口办事处将其中的设施实行了租赁承包,且不收租金。望江公园的设施是合理的,各个游玩点都有醒目的警示标志,董学文、李倩夫妇的要求已超出了一个开放性单位的责任要求。董小明等都是五、六年级的孩子,警示标志都应该看到的,应该知道在这河里不准游泳,董小明的溺水死亡与公园的管理不存在因果关系,管理处不存在不作为,港口办事处无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陆建林认为,公园是开放性的,公益性的。作为公园的实际管理人,在桥梁周围设有栏杆,已尽到了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且董小明不是落水死亡,而是游泳时溺水死亡。故他不应对董小明的溺水死亡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我国民法通则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董小明作为未成年人,其父母负有监护责任,平时应对孩子加强安全教育。作为望江公园管理处及实际承租人陆建林,是否要承担责任的前提是其是否未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如已尽到了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则不承担责任。

望江公园属于开放式公园,公益性公园,游客可自由出入、游玩。望江公园管理处在公园河边的多处已设置了“严禁游泳,后果自负”的警示标志,尤其在公园游乐场的河边设有醒目的“严禁游泳,后果自负”的警示标志,董小明与其他七位同学都是十四岁左右的学生,他们在公园游乐场旁边的河里游泳时就应知道公园的河里是严禁游泳的。且他们都是十四岁左右的学生,应知道大人不在身边游泳的危险性。作为管理处则已尽到了善意的警告、提醒的义务。因望江公园属于开放式公园,游客与公园之间不存在服务合同关系,游客应自行遵守公园规章,自行注意安全。公园内的保安仅对公园内的财产设施进行保护,对公园内发生治安事件进行处理,而不负有在现场进行全天监督的法律义务,且董小明并不是因公园内设施存有瑕疵而导致死亡,而是在游泳时溺水死亡。

综上所述,望江公园管理处及陆建林已尽到了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故被告港口办事处及陆建林对董小明的死亡不应承担责任。

2008年4月2日,法院依据法律有关规定,作出一审判决,判决驳回董学文、李倩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董学文、李倩不服,向无锡中院提起了上诉,但未按规定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

2008年10月9日,无锡中院作出终审裁定,裁定董学文、李倩的上诉作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原审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法官说法: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不仅仅满足于吃饱、穿暖,更注重提高生活质量,注重休闲、娱乐。为了给广大民众提供健身、游览、观赏、休憩、娱乐的场所,全国各地普遍致力于公益性公园的建设和推广,大批公益公园应运而生,深受广大民众欢迎和赞赏。然而,公益性公园的推行,对公园实行了开放式和免费式运行,在给广大民众带来了实惠和便利同时,但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客流量游客剧增,游客的文化素养和安全意识参差不齐,造成了很大的安全隐患。而与游客紧密相关的就是安全,以及因安全引起的伤害的责任分配的问题。那么,公益性公园,安全谁负责?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由此可见,公益性公园,不能因其具有开放性和免费性,就可以免除责任,公益公园安全责任,仍然由公园的管理者承担。但是,应当说明的是,公园承担的只是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责任。公益公园,因其是开放性的和免费性的,它与游客之间不存在服务合同,与营利性公园性质不同,不需要承担合同履约责任,只承担自身设施的安全保障责任。也就是说,如果因自身设施和规划存在缺陷,以及对这些设施未尽合理的管理,并由此引发安全事故,公益公园才需承担责任。本案中,公园设计合理,设施安全可靠,在危险区域给予了安全警示,以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责任,不承担任何责任,因此,法院判决望江公园不承担责任,是正确的。

对于本案所带来的警示,有关法律人士说,公益公园推行后,应加强全民教育,提高民众文明素养和安全意识,遵守公德、纪律、法规及公益公园的游园规定,文明文游园。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父母要照看好自己的小孩,要加强对孩子的安全知识教育,让孩子学会在家长不在的时候能够自我保护,增强孩子的抗风险能力。同时,公共设施的管理者应当增强安全意识和责任意识,保证公益设施的符合国家规定的安全标准并及时检修维护,对于一些对未成年人有一定危险性的公共设施,应设置相应的警示标志。

公益公园是城市规划中为市民休闲而设置的空间,它的推行,是社会的进步,是必然趋势,值得肯定。整个社会应共同努力,让更多的市民享受它的公共服务,也为公共设施提供更大发展空间。

(文中人名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