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辣笔老兴的博客

心随笔走 花随笔生

 
 
 

日志

 
 

“除名条款”引发的股权之争  

2009-12-07 16:34:08|  分类: 2008年度以案说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司章程规定:被公司免职不再担任领导干部,股东所持公司股分就必须要转让。这样的规定有效吗?——

 

“除名条款”引发的股权之争

 

一家公司成立时,约定公司股东退休前因被免职不再担任领导干部时必须将所持股权转让给其他股东,即法律上所说的“除名条款”。那么,这样的除名条款在法律上有效吗?江苏省镇江市审结的首例因“除名条款”引发的股权纠纷案件,对此作出了回答。

公司成立   设立“除名条款”

    现年62岁的赵玉强,是江苏省镇江市某化工集团公司(简称化工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且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005年10月,化工集团为了公司的增资扩股,经研究决定成立一家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投资公司),规定由化工集团的经营层及中层干部出资设立。同月16日,投资公司出台了《股东共同投资协议书》,言明:公司股东仅为化工集团经营层及中层干部,受办理工商登记时的股东人数限制各分厂或子公司和部分投资者,采取委托投资的方式,即化工集团指定投资代表人作为登记股东,由投资代表人与委托投资者签订委托投资协议并代表委托投资者办理登记。《股东共同投资协议书》在投资协议的股权转让部分约定:股东退休前因被免职不担任化工集团中层干部时必须对所持股权进行转让;转让对象为化工集团的主要经营者;五年内发生转让的价格按当初出资额加银行同期同档存款利息;股权转让后由公司将受让人的名称或者姓名、住所或地址及受让的出资额记载于股东名册,公司应当及时撤换或采用背书方式变更出资证明书。

当日,赵玉强、谢永超等22名“登记股东”在投资协议上签了名。在作为投资协议附件的“投资代表人(登记股东)谢永超”的列表中注明有“委托投资者刘文斌出资额14万元”,且刘文斌在该附件的相应位置签了名。此时,54岁的刘文斌为化工集团下属子公司的一名经理。

2005年11月14日,公司的股东又签订了《公司章程》。《公司章程》对股东资格的限制、公司股东及所占股权比例、股东的权利和义务、股权转让等内容,作了与《股东共同投资协议书》相同的约定。根据公司章程和投资协议,刘文斌于次日出资14万元。同月21日,投资公司经工商登记设立,工商登记的股东为赵玉强、谢永超等22人。后投资公司成为化工集团的股东。

股东免职  遭遇除名纠纷

2006年8月18日,化工集团经研究,认为刘文斌不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遂作出了解除刘文斌职务聘用的决定。2007年12月,谢永超与赵玉强对转让谢永超名下的,包括刘文斌持有的“初始出资额股本金34万元之股权”,按照《司章程》和《股东共同投资协议书》,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得知在没有征求自己意见的情况下,就将自己的服权转让了,刘文斌非常气恼,所以,当赵玉强和谢永超让刘文斌签字确认时,被刘文斌一口回绝。赵玉强和谢永超认为,两人间的转让协议,完全是按照《司章程》和《股东共同投资协议书》进行的,因此,他们对刘文斌的做法觉得不思议,认为刘文斌是在无理取闹。可是,没有刘文斌的签字确认,股权就不能实际得到转让。在多次与刘文斌商谈无果后,赵玉强决定通过法律手段来实现股权的转让。于是,2008年3月6日,赵玉强来到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法院,以刘文斌为刘文斌,以谢永超、投资公司为第三人,向法院提起股权转让诉讼。

赵玉强诉称:投资公司是由化工集团的经营层及中层干部共同投资设立的有限公司,该公司是化工集团的股东。刘文斌当初为化工集团所属分公司经理,2005年11月15日在登记股东第三人谢永超的名下出资14万元。投资协议及公司章程约定,股东退休前因被免职不担任化工集团中层干部时必须将所持股权转让给化工集团的主要经营者,五年内转让价为出资额加银行同期同档存款利息。2006年8月,化工集团解除了刘文斌分公司经理的聘用,本人是化工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刘文斌被解除聘用后拒不办理股权转让手续。本人认为,投资协议及章程中有关股权转让的约定是合法有效的,在转让的条件成就时刘文斌应将其股权以约定的价格转让给本人。对此,赵玉强要求刘文斌按出资额14万元加上该出资额银行同期同档存款利息的价格将持有的股权转让给自己;第三人投资公司注销和签发相应的出资证明书,并修改公司章程和股东名册的有关记载;第三人谢永超应对上述股权转让予以协助。

刘文斌辩称:股权转让应遵循自愿原则,本人是否转让自己持有的第三人投资公司的股权、以怎样的价格转让、转让给谁任何人不得强迫,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作出的强制规定违背当事人意思自治、违反法律规定,应为无效;赵玉强是化工集团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对赵玉强认为其为化工集团的主要经营者持有异议;化工集团解除本人分公司经理职务的调查报告和处分决定,事实依据不足,程序不合规定,且经本人多次交涉后化工集团同意按原相应岗位内退,补发了因免职扣发的工资。对此,刘文斌不同意赵玉强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谢永超述称:就本人及本人名下刘文斌的股权已与赵玉强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只是刘文斌不同意签名和办理手续;现解除刘文斌职务聘用的有关情况发生了变化,希望考虑到该变化作出公正的处理。而第三人投资公司则同意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办理股东变更手续。

除名效力  法院依法定夺

对这起首例因“除名条款”引发的股权之争的官司,京口法院极为重视,指派庭长邱凯担任审判长,并亲自主审本案。法庭上,双方围绕投资协议书、公司章程中约定“除名条款”及“除名条款”的法律效力、股权转让的价格、以及赵玉强是否为化工集团的主要经营者等三大争议焦点,唇枪舌战,互不相让

赵玉强认为“除名条款”的约定符合自愿原则,内容不违反现行公司法的强制性规定,为有效条款并可视为对股权转让民事行为设定的条件;投资协议中对转让价格已进行了约定,应按约定的价格转让;本人具备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即为公司的主要经营者;

刘文斌认为,“除名条款”的约定本质上是强制转让股权,违反股权转让自由的原则,应为无效条款;即使转让股权,也应当以市场评估价进行转让;法律上没有主要经营者的称谓,赵玉强不为公司的主要经营者。

京口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有限公司具有人合性和封闭性,在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前提下,法律并不否认除名条款的效力。第三人投资公司设立的主要目的是成为化工集团的投资者,顺利实现化工集团的增资扩股。在投资协议和公司章程中明确限定第三人投资公司的股东仅为化工集团经营层及中层干部,并以此进一步约定“股东退休前因被免职不担任化工集团中层干部时必须对所持股权进行转让,转让对象为化工集团主要经营者”,该约定符合有限公司人合性和封闭性的特点,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为有效条款。虽然公司章程未涉及股权转让价格,但是在投资协议中进行了约定,且股权转让属公司存续可能会遇到的事项,故投资协议约定的股权转让价格可适用于发起人或原始股东之间股权的转让。从投资协议和公司章程的文字理解,“经营”即有管理之意,化工集团经营层人员、中层干部才有可能成为第三人投资公司的股东。赵玉强系化工集团的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其以化工集团主要经营者的身份主张受让股权不违背投资协议和公司章程的本意。解除职务聘用为公司内部管理和用人制度范畴,给予行政处分、补发工资系基于劳动合同关系,且刘文斌解除职务聘用在前,给予行政处分在后,行政处分及该处分所依据的事实不能当然视为解除职务聘用的原因,故化工集团给予刘文斌刘文斌行政处分、行政处分发生的变化、补发工资等并非为本案审理法定应予涉及的内容。

对于第三人投资公司股东内部而言,刘文斌已签名认可投资协议,实际出资到位,为第三人投资公司的股东。刘文斌应依投资协议和公司章程享有权利和履行义务。投资协议和公司章程中的除名条款合法有效,对股权转让价格的约定在原始股东之间具有法律效力。刘文斌已被解除经理职务的聘用,赵玉强作为化工集团主要经营者主张依投资协议约定的转让价格受让刘文斌持有的股权,符合法律规定。第三人投资公司应当及时更改股东名册和变更出资证明,第三人谢永超作为登记股东亦应予以协助。

2008年8月8日,法院依据法律的有关规定,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刘文斌将持有的第三人投资公司的股权转让给赵玉强;赵玉强赵玉强在受让上述股权的同时给付刘文斌刘文斌股权转让款14万元及该款利息;第三人投资公司在上述股权转让后三日内对股东名册、出资证明作相应的变更;第三人谢永超对上述股权转让应予协助。

法官说法:

镇江首例因“除名条款”引发的股权之争纠纷官司,随着法院的判决,终于划上了句号。因法律上对“除名条款”没有明确具体的规定,对于“除名条款”的性质,存在着争议。那么,“除名条款”法律效力究竟如何?如可行,“除名条款”的设立,应具备什么条件才可防范风险?

“除名条款”,是指开除股东,或称为股东除名,实质为通过强制转让股东全部股份的方式取消股东资格,强迫股东退出公司的一种行为。“除名条款”,因其内容具有“强制”性,因此往往被指责违反了法律上的自愿原则,从而认定为违反了法律的规定,是无效的条款,这也大众普遍能接受的观点。但是,我们知道,公司具有人合性和封闭性的特点,为了公司发展和安全的需要,对于公司的股东,自然有特殊的要求。“除名条款”的出现,正是适应了这种需要。只要“除名条款”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的规定,就应当允许其存在,就是有效的条款,自然会得到法院的支持。

有关法律专家指出,公司设立“除名条款”,应采取慎之又慎的态度,只有具备严格的条件,确定该结果无法律风险后方可实施。因此,设立“除名条款”,需具备以下之条件:一是公司章程中对股东除名事项有明确规定,且该规定不应违反国家的强制性法律、法规,诚实信用原则及公序良俗;二是公司需拥有股东存在违反公司章程“除名条款”行为的充分证据;三是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存在适用“除名条款”事实。

(文中人名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