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辣笔老兴的博客

心随笔走 花随笔生

 
 
 

日志

 
 

夫妻夺子大战:亲情岂能平分?  

2009-12-09 09:29:11|  分类: 2007年度以案说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夫妻协议离婚时,双方约定儿子由一方抚养,另一方为监护人。那么,这样的约定有效吗?-----

夫妻夺子大战:亲情岂能平分?

一对年轻夫妻离婚时,谁都不愿意放弃儿子,又不想过多伤害感情,便签订了一个折衷的协议,约定儿子由女方抚养,男方为监护人。可是,双方在抚养儿子的过程中,却产生难以调和的矛盾,并引发了一场夺子大战。那么,双方约定的协议有效吗?2007年3月12日,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夺子案作出了终审判决。约定享有儿子抚养权的女方,本以为胜券在握,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最终却输掉了官司。

夫妻离婚  为儿签下折衷协议

现年27岁的赵艳梅,是江苏省无锡市某小学的一名教师。2000年“五一”劳动节,她与长自己二岁的无锡市某厂职工刘海涛结为夫妻,于次年5月生一男孩,取名为刘小飞。结婚之初,两人的感情还不错,特别是刘小飞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作为家中的独子,刘小飞成为父母的掌上明珠,尽情地享受着父母的宠爱。特别是刘海涛的父母对孙子更是疼爱有加,考虑到自己的经济条件比较优越,便主动要求帮助照顾孙子,常常将孙子接来与自己同住,祖孙建立起深厚的感情。

可是,好景不长。由于赵艳梅与刘海涛婚前了解不够,性格存在差异,婚后又不注意培养夫妻感情,相互之间缺少沟通,两人之间的矛盾也渐渐地显露出来。在遇到矛盾时,双方又未能积极的的处理,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夫妻关系便出现了危机,并最终走到了尽头。

2004年8月20日,赵艳梅与刘海涛到民政部门协议离婚。由于双方对儿子都割舍不下,在协议离婚时,儿子的抚育权成了双方争夺的焦点。好在两人都十分的开明,考虑双方对儿子的感情都很深,心想两人不能成为夫妻,也不一定要成为仇人。这样,两人经慎重考虑,最终采取了一个折衷的办法,约定:婚生子刘小飞由赵艳梅抚养,刘海涛为监护人,抚养费由刘海涛每月承担2000元至儿子受读学业结束止。

离婚后,赵艳梅与刘海涛各自分开居住,儿子有时居住在赵艳梅处,有时居住在刘海涛处,但是,儿子刘小飞的户口仍留在刘海涛处。

夫妻夺子  互不相让闹上法庭

2005年上半年,刘小飞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了。赵艳梅考虑到自己是老师,可以督促、辅导儿子学习,便决定将儿子的户口迁移到自己的户口上来,以便将儿子留在自己的身边读书。可是,让赵艳梅没有想到的是,对于她的要求,刘海涛一口予以拒绝。

见刘海涛不同意迁移儿子的户口,赵艳梅预感到问题不是那么简单了,心想刘海涛可能想霸占儿子,不禁怒从心起。她找到刘海涛,理论道:“当初我们协议离婚时,就已经说好,并在离婚协议上也作了明确约定,儿子归我抚养,你每月支付2000元抚养费,按约我有权将儿子的户口迁到我的户口上,你应该按约履行,不应该出尔反尔。”见前妻这样指责自己,刘海涛也不示弱,据理力争:“根据协议,儿子的监护权归我,儿子的户口就应该留在我的户口上,这怎么能说我出尔反尔呢?”

两个人都有自己的足够理由,谁也说服不了谁,对儿子归属的争论一直没有结果。不过,赵艳梅认为,自己有协议在手,要回儿子应该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因此,她在与刘海涛多次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决定通过法律途径要回儿子,遂于2006年6月11日来到无锡市锡山区法院,一纸民事诉状,将刘海涛推上了被告席,请求法院判令确认刘小飞归其监护抚养;刘海涛在每月的第一、第三个星期日上午9:00至下午17:00探视刘小飞。

让赵艳梅更没有想到的是,在她起诉后的第二天,刘海涛的母亲便将刘小飞从她的住处带走,后一直生活在刘海涛处。对于刘家的做法,赵艳梅怒不可遏,一气之下,在诉讼过程中又撤回了判令刘海涛探视的诉讼请求。

法院判决  约定不明协议无效

锡山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我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父母以监护人的资格对未成年人子女行使监督保护职责。《民法通则》将监护作为民事主体制度的一部分加以规定,从我国现有的法律规定来看,监护与亲权是不加区分的,监护混同于亲权,而抚养权属于亲权范畴,因此从双方协议上约定刘小飞由女方抚养,男方为监护人的内容不能必然推出刘小飞随女方或男方抚养教育的结论,应属约定不明。并且双方离婚后,父母对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义务,孩子只是跟随一方生活并且由其直接抚养教育,另一方并不因此丧失抚养权,也无法免除其抚养的义务。因此,本案确定刘小飞由谁直接抚养教育,关键要看哪一方抚养更有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现双方均要求子女与其共同生活,但通过多次协商未果,法院只能根据相关因素予以酌定。考虑到同孩子的感情联系上,双方基本是相当的,均有深厚的感情,对孩子照顾也可谓悉心备至。从抚养能力和生活环境上,刘海涛的家庭经济条件等更为优越,刘小飞跟随刘海涛共同生活会更有保障,这对刘小飞今后的教育、成长等更为有利,并且刘小飞与刘海涛的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与祖父母感情甚好,祖父母要求并且完全有能力帮助照顾刘小飞,且刘小飞现在一直与刘海涛在一起生活。综合以上因素,法院认为刘小飞现在随刘海涛生活并由刘海涛抚养教育为宜。因刘海涛对刘小飞的抚养费愿意全额承担,该要求对赵艳梅有利,且于法无悖,法院予以准许。同时,赵艳梅作为母亲有对刘小飞探视的权利,刘海涛必须给予协助。

2006年11月15日,锡山法院依据法律的有关规定,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刘小飞随刘海涛共同生活,并由刘海涛直接抚养教育,刘小飞的抚养费由刘海涛全额负担,至刘小飞独立生活止;赵艳梅有权探视儿子刘小飞,探视期间赵艳梅可以接刘小飞去其住所短住,刘海涛必须给予协助,具体探视时间为每周周六上午八点至当周周日下午五点。

原以为胜券在握的官司,竟然输得一败涂地,赵艳梅自然不服,便向无锡中院提起了上诉。在上诉中,赵艳梅提出,首先,本人与刘海涛在离婚协议上约定,由赵艳梅抚养刘小飞,刘海涛每月承担抚养费2000元,刘海涛亦按约履行,双方应继续按约定履行,原审法院认定双方对刘小飞抚养问题约定不明没有事实依据;其次,刘小飞自出生一直与本人共同生活,本人有稳定的收入且是从事教育工作,判令刘小飞与本人共同生活更有利于刘小飞的成长;第三,刘小飞未与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原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因此,赵艳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判令刘小飞由其抚养。

  针对赵艳梅的上诉,刘海涛进行了反驳。他说:“自己与赵艳梅离婚时,考虑到双方与孩子的感情均很深厚,为达到共同抚养刘小飞的目的,双方约定一方为抚养人,一方为监护人,现因自己与赵艳梅在抚养孩子过程中发生矛盾,希望法院确认由自己单独抚养刘小飞。”刘海涛还提出,离婚后,刘小飞时而生活在母亲处,时而生活在父亲处,与双方感情均很深厚,原审法院考虑其家庭经济等各方面因素,确定刘小飞与其共同生活是正确的。

  二审审理过程中,为证明刘小飞与自己生活时间更长,感情更深厚,赵艳梅提供刘小飞原就读幼儿园老师黄某的证言,证实自己接送孩子时间更多,陪孩子参加园内活动更多。

  无锡中院经审理后认为,从赵艳梅与刘海涛提供的证据及各自的陈述上,可推断父母双方以及祖父母与孩子刘小飞的感情均很深厚。证人黄某证言与双方当事人提供的其他证据均可相互印证,法院予以确认。赵艳梅与刘海涛在离婚协议中约定一方是抚养人、一方是监护人,因现有法律对抚养权与监护权未予权限区分,故诉讼中双方对上述约定产生分歧,应认定为双方约定不明。原审法院综合刘海涛的家庭因素以及目前孩子与之共同生活的情况,确定刘小飞由刘海涛抚养教育,并单独承担抚养费用并无不当,故赵艳梅的上诉意见,本院依法不予采纳。

2007年3月12日,无锡中院依据法律的规定,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的终审判决。

(文中人名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