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辣笔老兴的博客

心随笔走 花随笔生

 
 
 

日志

 
 

骨灰盒失踪丈夫要与前妻“同居” 妻子讨说法保管不善陵园担责  

2010-05-16 22:06:54|  分类: 2003年度以前以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骨灰盒失踪    丈夫要与前妻“同居”

妻子讨说法     保管不善陵园担责

 

     人死后,死者家属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死者尽快的入土为安。可江苏省宿迁市市民万梅却为此遇上了一件揪心的事。她将装有丈夫骨灰的骨灰盒下葬到在某陵园购买的一墓穴内,可万万没有料到,不到半天的时间,丈夫的骨灰盒就被盗了。更让她气不过的是,被盗的丈夫骨灰盒竟要与其前妻“同居”。万梅为追回“丈夫”,只得拿起法律武器,与陵园打起了一场让她十分伤心的官司。

        20011110日,时年80岁的万梅的丈夫东方亮不幸去世。1112日,万梅的女儿东方捷代万梅以7440元的价格,在当地某公墓陵园购买一处墓穴,并支付一年管理费40元。万梅为了让丈夫能尽早入土为安,她便于1113日上午将装有其丈夫骨灰的骨灰盒安葬在该墓穴中。望着丈夫终于有了归属,沉浸在痛苦中的万梅总算得了到了一些安慰。可万梅根本不会料到,时隔不到半日,东方亮的骨灰盒竟然被盗。

当天下午,陵园工作人员在陵园内巡视时,突然发现刚刚入墓的东方亮墓穴被盗,东方亮的骨灰不翼而飞。墓穴被盗,可不是一件小事。陵园深感事态的严重,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经侦查,很快确定盗窃骨灰为东方亮与前妻的三个孙子所为,他们盗窃东方亮骨灰的目的,是欲将祖父东方亮与自己的祖母合葬。

自己虽然只是东方亮的第二任妻子,但与丈夫恩恩爱爱,相濡以沫一生,并侍奉他走完了人生的最后旅程,且为其安排好了最后的归宿,也好让自己在百年之后,能与丈夫同穴共眠。可现在,他将要与前妻“同居”,从感情上,万梅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接受的,她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丈夫”追回。可是,万梅经与东方亮的三个孙子多次交涉后,对方就是不肯将东方亮的骨灰盒退回。万般无奈之下,她将这一切都归咎于陵园,一纸诉状,将陵园告到法院,要求陵园将骨灰盒葬回原墓穴,并赔偿墓穴费、管理费、精神损失12800元。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万梅经多次与东方亮的三个孙子协商,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由万梅向东方亮与其前妻所生的二个儿子支付11000元后,将东方亮的骨灰盒取回。万梅在案件审理中表示,由于陵园的过错,使原告在精神方面受到打击,原告不愿将东方亮骨灰盒葬回原墓穴,要求马陵山公墓赔偿购买墓穴费7440元、保管费40元及精神损失5000元,合计12800元。

 万梅认为,自己购买了陵园的一处墓穴安葬亲属,并支付了一年的管理费用,双方当事人之间即形成了保管合同关系,陵园应当妥善保管本人所存放的骨灰盒。由于陵园没有尽到保管职责,致使骨灰盒被盗,不仅使本人在经济上受到损失,也使本人在精神上受到打击。现本人不愿将其丈夫的骨灰葬回原处,陵园应当退还墓穴费7440元及保管费40元,并赔偿精神损失费5000元。
     
陵园则反驳:万梅购买的墓穴已归其所有,不存在返还问题。其所交纳的40元是管理费,而不是保管费。陵园仅负责对墓穴进行管理,而不负责保管,双方当事人之间没有形成保管合同关系。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原告万梅将东方亮的骨灰存放在被告陵园经营的公墓里,并支付了一年的管理费,双方之间即形成了保管合同关系,被告有义务保管好原告的存放物。被告陵园作为保管方未完全尽到保管义务,有一定责任。审理中,东方亮的骨灰盒及骨灰已退还给原告,原告不愿将东方亮的骨灰盒放回原墓穴,是其处分自己民事权利的行为,原告要求赔偿经济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原告提起的是合同之诉,不适用精神损害赔偿。

 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二款、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二款、第三百七十四条的规定,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决被告陵园将东方亮的骨灰及骨灰盒返还给原告万梅(已返还);驳回原告万梅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原告万梅不服,提起上诉。她认为,由于被告陵园的过错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万梅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被告陵园赔偿损失。万梅因此而支出的7440元墓穴费及40元保管费,陵园应当返还。万梅因找回骨灰盒而向凌玉安、凌玉平支付的11000元及日常开支费用1000元,陵园也应一并赔偿。

  陵园则认为,万梅购买的墓穴已归其所有,且目前墓穴完好,原告万梅不存在直接的经济损失,不同意返还墓穴费和管理费。万梅要求赔偿12000元系二审中提出的新的诉讼请求,不属本案审理范围。

 二审法院认为:万梅购买了陵园的一处墓穴并按照被告的规定交纳了管理费后,双方之间就形成了保管合同关系,马陵山公墓应妥善履行保管义务。由于马陵山公墓没有尽到保管职责,致使万梅亲属的骨灰盒被他人取走,马陵山公墓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万梅有权要求解除合同。因墓穴作为一种特殊商品,在保管合同被解除后,其就失去了使用价值。万梅因购买墓穴而支出的7440元就构成了其因解除保管合同而受到的直接经济损失,马陵山公墓应当赔偿。对于万梅要求赔偿因取回骨灰盒而支付的12000元费用,因其为解决家庭内部矛盾而支出,且该费用在一审中也没有主张,对该12000元的赔偿请求不予支持。

 2003715日,二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九十七条的规定,作出终审判决,判决撤销一审法院的民事判决;陵园赔偿万梅购买墓穴费及管理费合计7480元。驳回万梅其他诉讼请求。

据有关法律业内人士分析,本案是一起涉及公墓保存骨灰的特殊类型的保管合同纠纷案件。虽然该保管合同在保管物的交付方式、存放场所、保管期限及保管物的认定方面与一般的保管合同有所不同,但在实质方面,双方之间关系已经具备了保管合同的特征。原告通过交纳管理费而与被告订立保管合同,其目的就是希望其丈夫的骨灰盒及墓穴能够得到被告的妥善保护。由于被告没有尽到保管职责,致使原告亲属的骨灰盒被盗,客观上已形成被告严重违约。被告的行为显然失去了原告对其的信任,不仅使保管合同失去继续履行的基础,而且使原告通过订立保管合同来存放其亲属骨灰的目的落空。因此,被告的违约行为已使原告取得了法定解除权。在双方当事人不能通过协商解决的情况下,原告有权解除保管合同并要求被告赔偿损失。而被告出售的墓穴作为一种特殊商品,是专供购买者安葬特定人的骨灰之用。由于被告的严重违约,原告已不放心将其丈夫的骨灰盒葬回原处,该墓穴也因保管合同被解除而失去了使用价值。根据一般风俗习惯,原告也无法将其折价变卖。因此,保管合同被解除后,原告所支付的7440元墓穴费也就构成了原告所受到的直接经济损失,被告应当赔偿。(文中人名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