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辣笔老兴的博客

心随笔走 花随笔生

 
 
 

日志

 
 

员工VS企业:执行雷人“家法”,到底合不合法?  

2011-05-04 23:23:46|  分类: 2010年以案说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企业规章制度,戏谑为企业“家法”,员工本应该完全遵守。然而,一家企业以“存在潜在工伤危险”为由,做出了“不允许乘坐黑车,违者以开除论处”的内部决议。如此雷人“家法”,员工应该遵守吗?一起因企业对员工执行 “家法”引发的争议——

员工VS企业:执行雷人“家法”,到底合不合法?

一家企业为了降低职工下班途中发生工伤事故的风险,针对当前黑车非法营运比较严峻的形势,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通过不允许乘坐黑车,违者以开除论处的决议。如此“家法”,虽说十分雷人,可当员工真的触犯此“家法”后,单位竟毫不犹豫挥舞“家法”大棒,将触犯“家法”的员工除名。那么,企业执行如此雷人“家法”,到底合不合法呢?2010325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作出终审判决,判决否定了劳动仲裁机关的裁决,认定雷人的“家法”已超出企业内部劳动规则的范畴,属于无效规章制度。

执行“家法”  员工坐黑车被开除

现年29岁的江苏省苏州市市民袁鸿翔是一名年轻的机械工程师。2007115日,袁鸿翔进入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一家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科技公司),从事设备维护工作。

20071226日,袁鸿翔与科技公司签订了一份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自20071226日起至2010126日止。合同约定:袁鸿翔从事设备维护工程师工作,月工资为2542元。

苏州工业园区距苏州市区有较长的一段距离,由于苏州市的大多企业集中在工业园区内,因此,由工业园区往返市区的人流量很大,交通运输十分繁忙。一些私驾车车主看到其中的商机,便利用上下班顺路或节假日休息时间,在工业园区至市区线路间揽客挣些额外费用养车。这些顺路揽客的车辆,因没有取得合法的经营手续,擅自从事道路客运,被老百姓俗称为“黑车”。考虑到黑车为了逃避执法人员检查,往往会非正常驾车,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更严重的是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则受伤乘客的合法权益很难得到保护,科技公司为了降低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发生工伤的风险,于200898日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通过不允许乘坐黑车,违者以开除论处的决议。公司竟然定下如此雷人“家法”,让职工大跌眼镜,私下对这个决议议论纷纷,但大多数人并没有当真,“谁能知道坐没坐黑车啊?”

2009413日,袁鸿翔休息。早上8点多,袁鸿翔因有事,准备从市区去公司宿舍一趟。由于此时正值上班高峰期,车辆十分的紧张,袁鸿翔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等到一辆车,心中十分的着急。

就在袁鸿翔焦急不安的时候,一辆非法营运的小面包车突然停到了袁鸿翔旁,驾驶员从窗口探出头,低声地问道:“去不去工业园区?”

袁鸿翔心中明白,这就是黑车。如果乘坐黑车就违反了公司的规定,说不定要被除名。袁鸿翔正准备回绝,但转念又一想,今天自己休息,应该不受公司制度的约束,况且谁能知道自己坐没坐黑车?犹豫了一下,袁鸿翔便钻进了车内。

上午10点左右,袁鸿翔乘坐的车辆刚驶进科技公司的宿舍区。可是,让袁鸿翔自认为倒霉的是,车子刚进宿舍区,就被公司宿舍区警卫人员发现。警卫人员见袁鸿翔下车前给驾驶员付钱,便断定袁鸿翔乘坐的是黑车,随即根据公司相关规定进行记录并通报了主管人员。

袁鸿翔公然违反公司的规定,乘坐黑车来公司,分明是对公司规定的挑衅。事情发生后,在如何处理袁鸿翔违反制度乘坐黑车的事情上,有人向公司领导提议,应当将袁鸿翔除名,以儆效尤。可是,仅仅是乘坐了一次黑车,就将职工开除,何况袁鸿翔还是一名技术精湛的工程师,正是公司急需的人才,是不是太严重了。可是,有人力劝道,既然公司作出了明确规定,就应当毫无折扣加以执行,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有特权,否则,公司将何以服众,何以将人心凝聚在一起!公司又将如何管理,如何状大。

公司领导对此觉得十分有理,经考虑再三,决定挥泪斩马谡,将袁鸿翔除名。于是,2009420日,科技公司向袁鸿翔发出离职通知单,以袁鸿翔乘坐非法营运车辆为由与袁鸿翔解除劳动合同。

员企较量   雷人“家法”是否合法

仅仅是乘坐了一次黑车,就把做得好好的工作丢了!这让袁鸿翔感到十分的意外,也觉得科技公司没有任何人情味,认为继续在科技公司工作已无实际意义,便与公司交涉,同意与科技公司解除合同,但公司应当支付自己经济赔偿金。但科技公司提出公司未违反劳动合同法规定,故无需支付赔偿金,断然拒绝了袁鸿翔的请求。

在多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下,袁鸿翔于20096月向苏州工业园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诉,认为自己按劳动合同约定履行了工作职责,科技公司以乘坐非法营运车辆为由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无事实与法律依据,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要求裁决科技公司支付经济赔偿金7800元。而让袁鸿翔更加无法理解的是,苏州工业园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09727日做出裁决,驳回了他的全部仲裁请求。

袁鸿翔不服,决定向法院起诉,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于是,2009827日,袁鸿翔来到工业园区本院,一纸民事诉状,将科技公司推上了被告席。

2009923日,苏州工业园区法院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法庭上,袁鸿翔与科技公司围绕科技公司依据严禁乘坐非法营运车辆,违者予以开除处分这一规章制度来与袁鸿翔解除劳动关系是否合法的争议焦点,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展开了激烈的较量。

袁鸿翔说:“本人于2007115日进入科技公司工作,于20071226日与科技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071226日至2010126日。合同签订后本人按约履行工作职责。2009420日,科技公司以本人乘坐非法营运车辆为由通知本人解除劳动合同。科技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无事实与法律依据,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本人申请仲裁,裁决驳回本人的全部请求。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本人向法院起诉,要求判决科技公司支付经济赔偿金7800元。”

同时,袁鸿翔提出,科技公司没有权利禁止员工乘坐非法营运车辆,对员工在工作时间之外的行为,公司没有权利去干涉。2009413日,是他休息时间不需要遵守公司规章制度,只要遵守法律,如果他有违法行为,应由国家行政机关进行处罚,而不是单位,所以科技公司和他解除劳动合同违法。

针对袁鸿翔的起诉,科技公司辩称,袁鸿翔于2009413日上午1030分左右,乘坐非法营运车辆至我公司宿舍区,被我公司宿舍区警卫人员发现,警卫人员随即根据相关规定进行记录并通报主管人员,在对事件经过进行反复核对查明后,公司立即做出了对其予以违纪解除劳动合同的处理,并通知袁鸿翔办理相应离职手续。因袁鸿翔不来办理离职手续,公司人事部门于420日发出离职通知单,并完成了后续的离职及退工备案手续。公司做出的决定合法合理,有根有据。公司未违反劳动合同法规定,故无需支付赔偿金,请求法院驳回袁鸿翔的诉讼请求

科技公司还提出,他们公司宿舍管理办法针对所有员工,对进入宿舍的员工都有约束力,袁鸿翔乘坐黑车可能增加工伤危险的发生,公司的规章制度并无不当。

法院判决  单位规定违法无效

工业园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是用人单位制定的组织劳动过程和进行劳动管理的规则和制度,也称为企业内部劳动规则。规章制度既要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也要合理。科技公司有权通过制定规章制度进行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管理,但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以及劳动管理范畴以外的行为,用人单位适宜进行倡导性规定,对遵守规定的员工可给予奖励,但不宜进行禁止性规定,更不能对违反此规定的员工进行惩罚。科技公司以乘坐非法营运车辆存在潜在工伤危险为由,规定员工不允许乘坐黑车,违者开除,该规定已超出企业内部劳动规则范畴,且乘坐非法营运车辆行为应由行政机关依据法律或法规进行规范,由用人单位依据规章制度进行处理不合理,不适当。工伤认定系行政行为,工伤赔偿责任是用人单位应承担的法定责任,科技公司通过规章制度的设置来排除工伤责任,不符合法律规定,因此亦属无效规定。故科技公司不得依据该规定对员工进行处理,该公司因袁鸿翔乘坐非法营运车辆而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系违法解除,损害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应当按劳动合同法之规定,向袁鸿翔支付赔偿金,袁鸿翔要求科技公司支付赔偿金7800元,未超过法律规定的赔偿金范围,本院予以支持。

20091119日,工业园区法院依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的规定,作出一审判决,判决科技公司支付袁鸿翔赔偿金7800元。

一审判决后,科技公司不服,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在上诉中,科技公司诉称:首先,公司制定这样的规章制度并未超出劳动过程及劳动管理范畴,据此对员工袁鸿翔进行处理并无不当;其次、并非利用严禁乘坐非法营运车辆,违者予以开除处分这一规章制度来排除工伤。

袁鸿翔针对科技公司的上诉,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人乘坐黑车是在休息时间,并非上班时间。为此,袁鸿翔请求维持一审判决,驳回科技公司的上诉。

苏州中院经审理后认为,一般认为,用人单位规章制度是指用人依法制定的、仅在本企业内部实施的、关于如何组织劳动过程和进行劳动管理的规则和制度,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的行为准则,也称为企业内部劳动规则。其内容主要包括了劳动合同管理、工资管理、社会保险、福利待遇、工时休假、职工奖惩以及其他劳动管理等。规章制度作为用人单位加强内部劳动管理,稳定、协调劳动关系,保证正常劳动生产秩序的一种管理工具,在日常的劳动秩序中确实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规章制度既要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也要合情合理,不能无限放大乃至超跃劳动过程和劳动管理的范畴。本案中,员工袁鸿翔乘坐黑车行为发生之日正值其休息之日,劳动者有权利支配自己的行为,公司不能以生产经营期间的规章制度来约束员工休息期间的行为。如果劳动者确有违法之处,也应由国家行政机关等相关机构进行处罚,而不是单位。因此,科技公司因袁鸿翔乘坐非法营运车辆而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系违法解除,损害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应当按劳动合同法之规定,向袁鸿翔支付赔偿金。

综上所述,科技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2010325日,苏州中院依据法律的有关规定,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文中人名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