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辣笔老兴的博客

心随笔走 花随笔生

 
 
 

日志

 
 

爱车被撞沦为事故车,贬值法律认不认?  

2013-05-20 23:16:59|  分类: 2011年以案说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家庭购买能力不断上升,汽车已不再是以前所谓的奢侈品,而是逐步向一种家庭代步工具转变。不容忽视的是,在机动车保持高速涨幅下,交通事故也在逐年增加,由此带来一个新的法律问题:新车遭遇事故大修,哪怕最终车修好了,但从此成了事故车,车子的价值自然会大大贬值。在处理事故赔偿的时候,很多车主会因此向肇事方提出“贬值费”,但实际上,极少有车主能拿到这个费用。那么,车子被撞价值贬值,车主能否获得赔偿?在这一面题在普遍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一位较真的车主偏偏不服这个理,为自己的爱车打了一场“不可为而为之”的官司——

爱车被撞沦为事故车,贬值法律认不认?


新车买了刚半年便发交通事故,不得不进行大修。虽说修理费全部获得赔偿,但爱车沦为事故车,价值自然会大大贬损,车主便要求肇事者及保险公司赔偿轿车的“贬值费”。而肇事者以所谓的轿车“贬值费”无明确的法律规定,及保险公司以只赔偿直接损失不赔偿间接损失为由,断然拒绝了车主的赔偿要求。由于双方无法调和,由此引发纠纷,并将官司打到了法院。新车遭遇事故成了事故车,车子的价值自然会大大贬值。那么,由此引发的汽车的“贬值费”,法律认不认?江苏省徐州市的两级法院对此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

爱车被撞  新车沦为事故车

江苏省徐州市的徐丽雯,是一名成功的女商人,为了生意需要,她于20086月以8万元的价格购买一辆飞度新轿车。有了爱车,徐丽雯十分的珍惜。因刚考取驾照,新车又在磨合期,不免发生了一些轻微的碰擦事故,好在爱车没有受到什么损坏。尽管如此,徐丽雯还是心疼不已,每逢出车,她都小心翼翼。

可是,让徐丽雯没有想到的是,2008122315时,她驾车正常行驶至徐州泰山远大修理厂附近时,实然被一辆轿车迎头撞上,虽说未造成重大人身伤亡事件,但徐丽雯轿车的车前梁、安全气囊却受损严重,徐丽雯无奈只得将轿车拖到修理厂修理,花去修理费2万多元。

事故发生后,徐丽雯了解到与她车辆相撞的车主为傅文武,傅文武在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为轿车投保了交强险。后经公安机关交警部门认定傅文武对事故负全部责任,并在交警部门的调解下,保险公司赔付了徐丽雯的汽车修理费。

车子修复后,从外表乍一看,虽说与新车无异,而且修理费也得到了赔付,可是,每每看到爱车,徐丽雯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惆怅。不管怎么说,车子毕竟发生过严重交通事故,经受过重大修理,况且车辆的大梁经维修后仍有一个裂口无法修复,给车辆运行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爱车再也不是原来的爱车了,爱车的价值必然会大大贬损,每每想到这里,徐丽雯心里便无法释怀。她思来想去,觉得傅文武与保险公司对自己爱车遭到的贬值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便决定为自己的爱车讨要“贬值费”。

法庭激辩  贬值损失谁承担

主意既定,徐丽雯便多次与傅文武、保险公司交涉,以自己的新车遭遇事故大修,成了事故车,车子的价值自然会大大贬值为由,要求傅文武、保险公司赔偿自己爱车的“贬值费”。谁知,傅文武以所谓的汽车“贬值费”无明确的法律规定,及保险公司以只赔偿直接损失不赔偿间接损失为由,断然拒绝了徐丽雯的赔偿要求。在多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徐丽雯来到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一纸民事诉状,将傅文武、保险公司一同推上了被告席,为自己的爱车讨要“贬值费”。

诉讼中,徐丽雯向法院申请对该车因本次事故造成的贬值价值进行了评估。经评估,鉴定机构作出评估前提为假定车辆本次事故前未有任何事故及修理情况下,结论为19000元。为此,徐丽雯诉称:2008122315时,傅文武驾驶轿车在泰山远大修理厂附近与本人驾驶的轿车发生交通事故,事故致使两车损害,后经公安机关交警部门认定傅文武对此起事故负全部责任。经交警调解,傅文武支付了本人汽车修理费。对本人因此次事故造成的汽车贬值损失以及车辆维修期间没有车辆使用产生的交通费,傅文武以保险公司不同意理赔为由而拒绝承担。经了解,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此起事故发生的时间在该保险期限内。傅文武对此次交通事故负全部责任,相关的损失依法应由保险公司全部承担,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故起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傅文武及保险公司赔偿本人汽车贬值损失19000元、交通费3000元、共计22000元。

傅文武辩称:对于徐丽雯所主张的汽车贬值损失,目前尚无明确的法律规定,也没有明确的评估办法和规定,法院应当依法驳回。对于徐丽雯主张车辆贬值19000元的鉴定结论,是在该车无任何交通事故情况下作出的,而该车在2008年至2009年间发生14次交通事故,因此鉴定结论不能作为损失依据,徐丽雯主张的交通费用,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依法予以驳回。

保险公司辩称:傅文武所持有的轿车在本公司投保了交强险,本公司在2009326日已经在交强险和商业险范围内对徐丽雯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按保险合同的约定本公司只负责赔偿直接损失,间接损失不予以赔偿。在合同条款中也已经约定对贬值损失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请求依法驳回对本公司的诉讼请求。

法院判决  截然相反两答案

泉山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徐丽雯的车辆受损后,已经得到全面的维修,恢复了正常的使用功能,在外观上也没有受到较大的影响,其损失已经得到全面的赔偿。虽然鉴定机构出具了鉴定结论,但该鉴定结论是在假定条件下所做出的,本院对其结论效力不予采信。综上,徐丽雯所主张的贬值损失及交通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20101223日,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之规定于作出,作也一审判决,判决驳回徐丽雯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徐丽雯不服,向徐州中院提出了上诉。在上诉中,徐丽雯提出:首次、原判决认定本人车辆受损后,已得到全面维修与事实不符。本人车辆的大梁经维修后仍有一个裂口无法修复,给车辆运行带来巨大的安全隐患。其次、原判决认定本人车辆受损后,经维修恢复了正常的使用功能,其损失已得到全面赔偿与事实不符。本人车辆未过磨合期就被傅文武撞坏,维修费占新车购置价的近三分之一,该车不可能完全恢复到事故前准新车时的标准,傅文武给本人造成的车辆贬值损失是客观存在的。第三、原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本人车辆因交通事故造成的贬值价值进行鉴定,在委托鉴定时设定了假定该车本次事故前未有任何事故及修理情况的前提条件,后又以鉴定结论是在假定条件下做出为由而不予采信是不正确的,法院应当采信该鉴定结论或者对鉴定结论进行部分调整。第四、本人主张的交通费损失,是车辆在维修期间因无法使用而导致的,原审判决没有支持本人交通费损失是不正确的。

傅文武答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首先、原审鉴定结论将不存在其他事故和修理情况作为评估的前提条件,徐丽雯车辆在评估前发生了14次交通事故,原审法院认定该鉴定结论的假设条件不存在,没有采信鉴定结论是正确的。其次、徐丽雯主张交通费损失,但未提供租车合同、租车发票,徐丽雯平时经营学生小饭桌生意,在寒假期间也不需要租赁车辆,原审判决没有支持徐丽雯交通费损失是正确的。综上,徐丽雯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审判决。

保险公司除同意傅文武答辩意见外,还辩称:本公司已经在交强险和商业险范围内赔偿了徐丽雯的损失。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保险公司只负责赔偿事故的直接损失,不赔偿间接损失,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徐州中院经审理后认为:(一)关于徐丽雯是否存在车辆贬值费损失,应否支持其要求傅文武和保险公司赔偿车辆贬值费损失19000元的诉讼请求问题。

徐丽雯在一、二审时主张其车辆存在贬值费损失,并提供了其购买车辆的发票、事故责任认定书、照片、车辆维修结算单、评估报告等证据予以证明;傅文武则认为对于徐丽雯主张的汽车贬值损失,目前尚无明确的法律规定,且评估机构是假定该车没有发生任何交通事故和修理情况下做出的评估报告,徐丽雯的车辆发生过14次交通事故,故鉴定结论不能作为确定贬值费损失的依据;保险公司认为其在合同条款中已经约定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贬值损失,故不应当承担贬值费损失。要解决是否支持徐丽雯要求赔偿涉案车辆贬值费损失的诉讼请求问题,应当根据其主张是否具有事实根据和法律根据进行综合分析。

傅文武和保险公司虽然坚持认为徐丽雯的车辆不存在贬值费损失,不应当采信评估机构所确认存在车辆贬值费损失的评估报告,但在二审时均明确表述对于原审查明事实并无争议,都认可徐丽雯于20086月购买了飞度轿车,于20081223日驾驶该车与傅文武驾驶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徐丽雯轿车车前梁、安全气囊严重受损,傅文武负事故全部责任;评估机构评估认为,在假定徐丽雯轿车轿车没有发生任何交通事故和修理情况下,因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贬值价值为19000元;徐丽雯轿车的飞度轿车在事故前曾发生过多次较轻微的事故。徐丽雯的车辆在购买和使用半年、此前仅发生过多次较轻微事故的情况下,由于本次交通事故受到严重损害,车前梁、安全气囊等已受损,事故对车辆造成了内在的结构性损伤,虽然该车已经得到全面修理,但是很难完全恢复到原来车辆的性能、规格、安全性等要求,且在汽车交易市场上,对于发生过交通事故的车辆,显然估价比无事故的车辆要低。这一价值的差额应当属于民法的损失范畴,受害人的权益应该得到救济。因此,在机动车受损时,其价值的减少是实际存在的,应当属于赔偿内容。

关于涉案车辆贬值费损失数额和责任主体的确定,原审法院依法委托评估机构对涉案车辆的贬值损失进行评估,评估结论认定假定该车没有发生任何交通事故和修理,车辆贬值费损失为19000元,徐丽雯据该鉴定结论主张其车辆贬值费损失为19000元。傅文武与保险公司则认为评估机构是假定涉案车辆没有发生任何交通事故和修理情况下做出的评估报告,但涉案车辆发生过14次交通事故,主张该评估报告不能作为确定贬值费损失的依据。确定车辆贬值费损失的具体数额,主要考虑车辆的受损部位、受损程度、维修费用、使用年限、车况、安全性等因素。评估机构采用重置成本法在假定该车没有发生任何交通事故和修理情况下确定涉案车辆贬值费损失为19000元,鉴定人也在一审时到庭陈述了作出评估报告的过程和依据。傅文武与保险公司虽然对该评估报告存在异议,但没有提供充分证据推翻上述评估报告,且在二审时也认可涉案车辆在事故前仅发生过多次较轻微事故。评估机构的车辆贬值费损失评估结论,是在车辆已经实际维修、进行实地查勘、市场调查与询证后出具,较为科学和符合实际,本院予以采信。鉴于涉案车辆在事故前确实发生过多次较轻微事故,本院对评估确定的车辆贬值费损失数额予以适当调整。结合涉案车辆为使用仅6个月左右的新车,车前梁、安全气囊等在事故中受到严重损害,维修费用占新车购置价的近三分之一,车辆虽已得到修理,但很难完全恢复到事故前所具有的质量和性能,傅文武负事故全部责任等因素,本院确定涉案车辆的贬值费损失为12000元。鉴于车辆贬值费损失尚未纳入到交强险和商业险的赔偿范围,徐丽雯要求保险公司赔偿其车辆贬值费损失没有法律依据。综上,傅文武应当赔偿徐丽雯车辆修复后的贬值损失12000元及评估费用1750元,徐丽雯该部分上诉请求予以支持。

(二)关于徐丽雯是否存在交通费损失,应否支持其要求被上诉人傅文武和保险公司赔偿交通费损失3000元的诉讼请求问题。

徐丽雯在一、二审时主张其因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需要维修而租车用于经营学生小饭桌生意,存在交通费损失,并提供了徐州市某汽车租赁服务部为其出具的租车收据予以证明;傅文武与保险公司则认为徐丽雯未提供租车合同、租车发票,徐丽雯平时经营学生小饭桌生意,在寒假期间也不需要租赁车辆,故不应当承担交通费损失。鉴于徐丽雯未提供租车合同、租车发票,出租方徐州市某汽车租赁服务部也未出庭,对于由其出具的租车收据之真实性,本院无法核实,故对徐丽雯主张的其从徐州市某汽车租赁服务部处租车发生的损失不予支持。但考虑到傅文武致徐丽雯车辆受损的事实,使得徐丽雯在一段时间内无法实现其车辆使用功能,本院酌定由傅文武赔偿该部分费用300元。鉴于车辆交通费损失尚未纳入到交强险和商业险的赔偿范围,徐丽雯要求保险公司赔偿其交通费损失没有法律依据。综上,傅文武应当赔偿徐丽雯交通费损失300元,徐丽雯该部分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徐丽雯的部分上诉理由成立,予以支持。原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改判。

2011614日,徐州中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作出民事终审判决,判决撤销泉山法院民事判决,改判傅文武赔偿徐丽雯车辆贬值费、评估费、交通费等损失计14050元,驳回徐丽雯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一起因爱车被撞沦为事故车而引出的出租屋贬值索赔纠纷案件,随着法院的判决而尘埃落定了。汽车被撞沦为事故车,贬值法律认不认?两级法院截然不同的判决,表明对于因交通事故引发的汽车“贬损费”应不应得到法律的认可,在司法实践中还存在着争议。

对此,承办此案的徐州中院的法官指出,所谓车辆贬值损失,一般是指车辆发生事故后,其使用性能虽已恢复,但其本身经济价值却会因事故而降低,即因事故导致车辆经济价值降低而形成的损失。

虽然《道路交通安全法》并没有设立车辆贬值损这一赔偿项目。但我国《民法通则》第117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受害人因此遭受其他重大损失的,侵害人并应当赔偿损失。”《物权法》第37条规定:“侵害物权,造成权利人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损害赔偿,也可以请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据此,我国民法对于财产损害在确定赔偿范围时原则上实行完全赔偿,以受害人实际遭受的损失为准,这与侵权法补偿受害人所受损失、恢复被侵害权利的基本功能是一致的,也体现了民法上的公平和等价有偿原则。车辆贬值损失作为车主的实际损失,是交通事故直接造成的财产损失,肇事者应当对其予以赔偿。而且财产损害赔偿的最高原则为恢复原状,对此的理解不仅应当包含财物外观使用功能的修复,还应当包含其内在价值和性能的复原,因此,应当将修复费用及修复后的车辆贬值损失一并计入赔偿损失范围,才能与恢复原状的赔偿原则相吻合。

综上,徐州中院认定傅文武与保险公司辩称徐丽雯车辆不存在贬值费损失的理由不能成立,徐丽雯要求对其车辆客观存在的贬值费损失进行赔偿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是正确的。

此外,有关法律人士提醒有车一簇,说:当车辆发生事故后,虽然经过维修,一般很难恢复到原有水平,车辆的性能、操控性、安全系数通常会受到影响,车辆的使用价值会有所下降。但贬值损失以影响车辆的性能、操控性、安全系数为限,并非所有车辆发生事故都存在贬值损失,一般刮蹭不存在贬值损失,恢复原状即可。他建议在诉讼前咨询专业人士,谨慎做出决定。

(文中人名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