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辣笔老兴的博客

心随笔走 花随笔生

 
 
 

日志

 
 

“自由心证”了结历史“迷案”:5万余枚古钱币,应当归属谁?  

2013-05-20 23:08:49|  分类: 2011年以案说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祖宅拆迁,现场挖出大量古钱币,虽向多方呼吁,苦于没有证据证明属己所有。博物馆以古钱币属地下遗存文物,依法属国家所有为由,予以收藏拒绝返还。那么,如此庞大的古钱币,属地下遗存文物,依法属国家所有,还是房屋主人的祖辈留下的,属房屋主人所有?一起因地下古钱币归属引发的纠纷,在个人与国家之间展开了角逐。而在没有证据直接证明古钱币归属的情况下,法官运用“自由心证”了结了这起历史“迷案”——

“自由心证”了结历史“迷案”:

          5万余枚古钱币,应当归属谁?


祖宅拆迁,现场挖出大量的古钱币,被博物馆以国家的名义收藏,房主便以古钱币系其祖辈遗留下来,属于其个人所有,要求博物馆归还。而博物馆以古钱币属地下遗存文物,依法属国家所有为由,拒绝予以归还。因纠纷无法调和,房屋主人便一纸诉状,将博物馆推上了被告席。那么,在没有证据证明古钱币归属自己的情况下,个人叫板国家,胜算几何?2011年月日,江苏省苏北某市两级法院运用“自由心证”了结了这起历史“迷案”,而法院的判决,彰显我国对私有财产的司法保护力度。

祖宅遭遇拆迁  挖出大量古币

现年55岁的冯力亚,是江苏省苏北某市的一名普通市民。冯力亚有弟妹五人,彼此居住相距很近,也都是普通工人。冯力亚兄弟姐妹等六人共同拥有一处祖宅,位于该市幸福街306号,因冯力亚家中排行老大,一直由冯力亚居住。正是这处祖宅,祖父辈给子孙留下了一个待解的迷,而这个始终未能解开迷,便成了冯力亚等六人无法释怀的心结。

据冯力亚介绍说,冯力亚的祖辈们就居住在该市幸福街306号,系经营酒坊的商家,家中十分的殷实。日本兵侵略时,冯力亚的祖父带领全家迁居乡村。临行前,冯力亚的祖父吩咐雇员将家中数量可观又不便携带的古钱币埋藏于宅中。可是,当冯力亚的祖父重返城中时,雇员已下落不明。出于对雇员的了解和信任,冯力亚的祖父确信雇员将古钱币就埋在宅中。可是,历经数十次的探寻,却始终不得而知。冯力亚的祖父生前,将这个迷传承给了冯力亚的父亲。遗撼的是,冯力亚的父亲也始终未能找到古钱币的下落,只得在临终前又将这个待解的迷传承给了冯力亚等六人,嘱告注意探查挖掘。冯力亚等六人也进行过多次探查挖掘,可是,祖辈所说的古钱币就是不见踪影。祖宅下有没有古钱币、有多少古钱币以及古钱币埋于祖宅何处,便成了冯力亚等六人不能释怀的心结。

20074月,幸福街所在地块被列入拆迁范围。这下,冯力亚等六人便焦急起来,解开祖辈留下的迷成了当务之争,否则这个迷将成为永远解不开的死结,那样,他们觉得愧对祖辈。于是,冯力亚等人多次向拆迁项目部现场办公室及当地居委会反映,表明宅基下有祖父埋藏的古钱币若干。

20091013日,该拆迁工地人员发现了埋藏的钱币,现场有市民拾捡和哄抢。而拆迁现场发现大量古钱币的消息不胫而走。公安部门和博物馆等知消息后,立即组织人员封锁现场,进行挖掘清理,连泥带币一共装了十三口袋。对此重要发现,当地媒体也进行了详细报告道,对钱币的数量报道称共十三口袋,约十五、六万枚。

2010414日,当地公安部门及文物局发出通告要求所有参与拾捡及哄抢钱币的人员主动到案配合追缴文物。对于挖掘的和后来追回的部分古钱币,博物馆以这些古钱币系国家所有而予以收藏。该批古钱币经文物局鉴定,属一般可移动文物,具有一定的历史和文化价值。涉案钱币为机制铜元,系清代晚期至民国期间钱币。

个人叫板国家  归属之迷成讼

得知祖宅下挖出了古钱币,冯力亚等六人兴奋不已,觉得这下可告慰祖父和父亲的在天之灵了。于是,他们满怀激动心情赶往博物馆领取挖掘出来的古钱币。可是,博物馆的表态给了他们泼了一盆冷水。博物馆表示,挖掘出来的古钱币属于地下遗存的文物,依法属国家所有,如果没有证据证明该古钱币为冯力亚等人祖辈留下的证据,那么将拒绝予以归还。

这些古钱币的归属,只有祖辈们的口头传承,怎么可能有证据呢?对此,冯力亚等六人感到十分的失望,但又十分的不甘,在多次索要无果的情况下,他们决定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追回属于他们的古钱币。2010330日,冯力亚等六人来到法院,一纸民事诉状,将博物馆推上了被告席,要求告博物馆返还涉案古钱币。

冯力亚等六人诉称,我们家祖辈就居住在本市幸福街306号,系经营酒坊的商家。日本兵侵略时,祖父带领全家迁居乡村。临行前,祖父吩咐雇员将家中数量可观又不便携带的古钱币埋藏于宅中。当祖父重返城中时,雇员已下落不明,故对于自家大量的古钱币埋藏于住宅何处不得而知。祖父及父亲于生前均向我们嘱告,注意探查挖掘。20074月,我们家祖宅遇拆迁,为动迁事项,我们曾先后多次向拆迁主管部门及当地居委会反映,祖宅地下有祖父埋藏的古钱币若干。20091013日,该拆迁工地工人在我们祖宅范围内发现了涉案埋藏的古钱币。后经博物馆清理共计13口袋,均被其收藏。我们主张要求返还,可博物馆予以拒绝,请求法院判令博物馆返还涉案的13口袋古钱币。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冯力亚等六人向法庭提交了二份证据。一是,20091019日,祖宅地所在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出具证明,载明:兹有我社区居民冯力亚住幸福街306号,自200747日拆迁实施以来,该户多次反映祖宅房屋下有祖父埋有古钱币若干。群众也反映他家祖父以前做酿酒生意,情况属实。二是,20091020日,拆迁现场办公室出具证明,载明:兹有被拆迁户冯力亚,住清河区幸福街306号,自200747日拆迁实施以来,该户一直向拆迁指挥部反映,祖宅房屋下面有祖父埋藏的古钱币若干。

博物馆辩称:第一、依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本案涉案的全部古钱币经文物行政部门鉴定,属于可移动文物,故依法属于国家所有。博物馆是依法批准设立的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对涉案的古钱币有职责依法收藏。第二、冯力亚等六人主张涉案古钱币为其祖上所埋藏,但其既不能提供这批古钱币的来源、数量、处置等所留下的任何文字凭据,也不能说明古钱币的数量、年代、特征、埋藏的位置等基本事实,故冯力亚等六人称该钱币是其祖上所埋藏,显然不能成立。综上所述,该批古钱币属于国家所有的文物,请求依法驳回冯力亚等六人的诉讼请求。

关于出土的古钱币数量,冯力亚等六人主张为十三口袋,大约十五、六万枚。主张的十五、六万枚的依据是钱币出土时新闻媒体的相关报导。博物馆则称,当初钱币挖出土时,连泥带币一共装了十三口袋,但经过清洗后称量估算约55000枚左右。冯力亚等六人主张的十五、六万枚的依据是钱币出土时新闻媒体的相关报导,报导未经博物馆核实,对该数量不予认可。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到博物馆临时库房内现场察看,本案涉案钱币已经初步清洗后被博物馆全部集中存放入两只纸箱内,法院对上述两只纸箱予以现场封存。

保护私有财产  法院判决给力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一、关于涉案钱币是否为冯力亚等人祖辈所遗留。对此,从目前现有证据及法官的内心确信,该批古钱币应当为冯力亚等人祖辈所遗留。其理由为:第一、从位置上判断,该批古钱币系从冯力亚宅基附近挖出,而冯力亚等人祖辈即居住在该处,排除了其他人居住在此予以埋藏的可能;第二、从冯力亚等人拆迁之前的行为来分析。在房屋拆迁之前,冯力亚等人曾多次向居委会及有关部门反映其宅基内有古钱币。如果之前冯力亚等人的祖辈没有向其告知地下埋有古钱币,冯力亚等人不可能知道宅基内埋有古钱币,而现场出土了古钱币亦印证了冯力亚等人的说法;第三、该批出土的古钱币,现只有冯力亚等人出面主张权利,附近居民或其他人没有出面主张权利。综上,冯力亚等人所举证据处于优势且可以形成证据锁链,故认定该古钱币系冯力亚等人祖上所埋。

二、涉案古钱币是否应当予以返还。虽然文物属于限制流通物,但我国法律并不禁止公民个人合法拥有。最高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93条规定,公民、法人对于挖掘、发现的埋藏物、隐藏物如果能够证明属其所有,而且根据现行的法律,政策又可以归其所有的,应当予以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六条规定,属于集体所有和私人所有的纪念建筑物、古建筑和祖传文物,其所有权受法律保护。可见法律允许私人拥有文物。本案中所涉的古钱币属原告祖父所埋,属有主文物,原告方依法可以继承并合法占用,故应判决被告博物馆予以返还涉案古钱币。

三、返还的数量。冯力亚等人主张为十三口袋,大约十五、六万枚。博物馆则称,当初钱币挖出土时,连泥带币一共装了十三口袋,但经过清洗后称量估算约55000枚左右。法院认为,冯力亚等人与博物馆均认可出土时涉案钱币装了十三口袋,但由于钱币本身重量较大且出土时还带有泥土,且冯力亚等人主张的十五、六万枚的依据是钱币出土时新闻媒体的相关报导,对此,博物馆亦认为报导未经其核实,对该数量不予认可。故冯力亚等人主张的十五、六万枚钱币数量,证据不足,不予认定。由于钱币数量、品种较多且已被法院封存,故以法院最终封存的两箱古钱币作为返还标的。

2011919日,经调解不成,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93条的规定,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博物馆返还冯力亚等六人古钱币两箱。

一审判决后,博物馆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称。在上诉虽,博物馆提出:1、一审认定涉案古钱币为冯力亚等六人祖上所有,并无证据。冯力亚等六人未能证明发掘的地点即是位于其房屋宅基下,拆迁单位和居委会的证明材料都形成于双方发生返还古钱币纠纷之后,其内容的真实性不能确定;2、涉案古钱币早已不为冯力亚等六人占有和控制,属地下遗存文物,依法属国家所有,由博物馆收藏。

冯力亚等六人辩称,在房屋拆迁前,我们多次向拆迁办、居委会反映祖宅下有铜钱。发现古钱币后,我们人及时到拆迁部门反映是祖上留下的。一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

二审庭审中,冯力亚等六人提供了其祖父户籍登记,在自本市何处迁来何时登记户口一栏注明“1922年由本市新渡迁入现住地,证明自1922年,其祖父就居住现在被拆迁住址。博物馆质证认为,对该证据形式上的真实性不表异议,但1949年前没有该派出所,1922年户籍迁入的内容不真实。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关于涉案古钱币是否为冯力亚等六人祖父所有问题。根据冯力亚等六人在一、二审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涉案古钱币为冯力亚等六人之祖父所有。首先,发掘出古钱币的地址应在冯力亚等六人之祖传房屋宅基地范围。虽然当时房屋已拆迁,但根据现场照片,附近还有楼房存在,可作为确定地址的参照物。根据邻居庄强、颜永才证明,二人在发掘出古钱币后到过现场,发掘现场在冯力亚等六人祖传宅基地范围。冯力亚等六人二审提供的其祖父户籍登记,虽然不是迁入时的登记,但应是其祖父在世时根据其陈述所作登记,具有客观真实性。该证据能够证明冯力亚等六人祖父早在1922年就迁居该地址,直到房屋被拆迁,冯家均有人居住该老宅;其次,在拆迁前,冯力亚等六人就多次向拆迁办、居委会有关人员反映其祖父在宅基地下埋藏铜币。在没有发掘出古钱币之前就反映地下有埋藏物,明确是铜币,并最后得到验证,这种预知充分证明了发掘出的古钱币是由冯力亚等六人祖父埋藏。对拆迁办、居委会所作证明的真实性,本院认为,拆迁办以及居委会是拆迁工作的直接参与者,作为政府领导下的一级组织和部门,在发掘出古钱币并因此产生纠纷后所作的证明,符合客观事实,可信度高;第三,冯力亚等六人祖父在民国期间开槽坊,具备拥有本案所涉大量古钱币的背景条件。综上,一审认定涉案古钱币为冯力亚等六人祖父埋藏有事实依据。

关于涉案古钱币归属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3条规定:公民、法人对于挖掘、发现的埋藏物、隐藏物,如果能够证明属其所有,而且根据现行的法律、政策又可以归其所有的,应当予以保护。本案所涉古钱币属地下埋藏物,经文物局组织文物研究人员鉴定为可移动文物。《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六条规定:属于集体所有和私人所有的纪念建筑物、古建筑和祖传文物以及依法取得的其他文物,其所有权受法律保护。该条款规定了私人可以成为文物的所有权人。冯力亚等六人能够证明涉案古钱币属其祖父所有,属有主文物,且冯力亚等六人经其祖父告知地下埋有铜币,说明其祖父有传承的意思表示,且冯力亚等六人对其祖父的财产依法亦享有继承的权利。故一审认定涉案古钱币属冯力亚等六人祖传文物,归冯力亚等六人所有,判决博物馆返还原物有法律依据。

20111116日,二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法官说法:

一起历史“迷案”,随着法院的终审判决而尘埃落定。祖宅的主人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拆迁现场挖出的古钱币属于他们所有,他们呼吁的理由也仅仅是祖辈们口头传承下的一种可能。那么,祖宅的主人缘何最终能赢得官司呢?关键归功于法官的“自由心证”。

所谓自由心证, 又称内心确信,就是对证据的证明力及其取舍法律不预先设定机械的规则加 以指示或约束,由法官针对具体案情,根据证据与待证事实之间的关联性,以自己的良知和法律信仰,运用经验法则和逻辑规则来自由判断,取舍证据和认定事实。自由心证以达到内心确信,是法官内心对于案件事实形成确信,即法官心证程度应当达到不允许相反事实可能存在或者真实的可能性大于虚伪的可能性,即高度盖然性”。

本案中,在拆迁前,冯力亚等六人就多次向拆迁办、居委会有关人员反映其祖父在宅基地下埋藏铜币,在没有发掘出古钱币之前就能反映地下有埋藏物,且明确是铜币,并最后得到验证,法官便内心确信这种预知充分证明了发掘出的古钱币是由冯力亚等六人祖父埋藏,加之有其他证据证据佐证,更一步坚定了法官的确信,得以解开了历史“迷案”。

(文中人名、街道名系化名)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